回顾曼谷诗会

 

卜汝亮

 

我接到于2013128日至9日在曼谷举行第七届东南亚华文诗人大会的通知,得知吕进教授将做主题讲演,我很意外,更觉得很兴奋,因为我觉得我有机会见到他,听他演讲。我决定参加大会。十月初棉兰苏北文学节见到了新加坡诗人秦林。几次东南亚华文诗会,他都一直推动我,催促我参加,让我难以招架。但是我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未能赴会。后来在十月中在吉隆坡世界华文作家协会第九届会员代表大会上见到文莱的老朋友,东南亚诗人笔会理事会常務理事孙德安。他说印尼没有人参加东南亚华文诗人大会,一定要我参加,而且要我多约几个人一起来。因为心里有了底,我欣然答应了他们。但是我只说动莲心一人,一起参加诗会。

了十二月初,泰国政治动荡,我心里不安,家里人都劝我不要去。但是,泰国主办单位和联系人,曾心先生和杨玲女士,给了我们肯定的答复,要我们放心,会议将按计划进行。飞机票早买好了,又吃了定心丸,我们俩便毅然启程赴会。

127日我和莲心到了曼谷,我首先问主办单位,吕进教授会不会来。原来他已经先我们而来,我心里就踏实了。

我这次来曼谷参加第七届东南亚华文诗人大会,实在不虚此行。

第二天的全体大会上,我们聆听吕进教授的主题讲演。他演讲的题目是《东南亚华文诗歌的中国参照系》。他对“诗的公共性”和“诗家语的美”两个议题作了精辟的论述。这是关于诗歌生命问题和关于诗歌语言问题,即关于生命关怀、社会关怀以及关于“以言来言那无言,以开口来传达那沉默”和“内心倾吐的慷慨和语言表达的吝啬”这两个最核心问题的生动精彩的论述。回家以后几天,我反复啃读了这篇论文,以求尽量深刻的体会,希望以后有机会写写心得,与印尼爱好诗歌的朋友们分享,提高我们的欣赏诗歌、创作诗歌的能力。

次日共进早餐时,我看到吕进教授,便走上前去打个招呼,不想,他好像认识我了。也许是昨天下午的会上,主持人,马来西亚诗人王涛请我上台讲话时,知道我是来自印尼的与会者。更意想不到的是,攀谈了几句,他说要送我他的诗歌论著,回国后将邮寄给我。这让我十分惊喜,就像一位中国顶尖的歌唱艺术家突然邀请我观赏他的演唱会一样。吕进是中国最著名的权威诗论家之一,几年前我有幸得到一个好朋友赠予的吕进的《中国现代诗学》。我如痴如醉反复研读这本书,慢慢被引入真实意义上的诗的世界。我觉得自己开始“懂”得诗。这是一部以明朗剔透的方式,深入浅出地阐明多变的诗歌现象的论著。赵东说因为吕进是用诗人的眼光、方式论述诗歌。(贴切的用语我忘了)

大会期间我和赵东教授同房。他是年轻诗人,主持中国著名《诗歌月刊》海外汉诗栏目。他说他是吕进的学生。我有幸有机会向他请教好多诗歌的问题,他不厌其烦讲述他的诗观,包括对我的诗歌作品的评说,给我不少启发性的评论。

我觉得东南亚诗人大会好像是“华山论剑”,身怀绝技的诗人、诗论家、学者云集,在正式会议上,在各种场合的个人或集体交流中论诗、写诗。我就在诗林能人异士切磋诗艺之中观摩学习,领教诗学。对我来说台湾诗人林焕彰的发言很有实际的指导意义。他一直很关心印华文学,是印华写作者的好朋友和长者。他也是东南亚诗坛热诚的关注者和推动者。几年来,我从他那里得到诸多的鼓励和关爱。在棉兰、吉隆坡和曼谷,见到他格外亲切。他的发言论题是“我喜欢的六行诗 —— 摸索寻找东南亚小诗的路向”。他广泛涉及东南亚各国华 文诗歌作品,做了客观的评论,或赞赏、点评,或批评、启发。实属难能可贵,用心良苦。他的论文很值得我们研读琢磨。

在曼谷,我见到不少老朋友,也结识了不少新朋友。马来西亚诗人,吴岸和林焕彰一样,总是引人注目,因为他们俩与众不同,是披着白发的长者,吴岸更留长胡子。这般模样的诗人,让我们脑海里出现仙风道骨的形象。在每一次东南亚诗人大会上,在东南亚诗人笔会网站上总会有吴岸的身影,是我熟悉的人物。可是,我是在吉隆坡世界华文作家协会代表大会上由王涛引荐,第一次见他。初次见面,只寒暄几句,便敬而远之。这次在曼谷重逢,就熟稔了,交谈多一些。原来他是个病人,肾脏切除一个,胆囊割掉了,又患腸癌。可是他谈笑风生,没见有病态。是生命力的旺盛,是乐观的生活态度,是持之以恒的气功锻炼,是诗人气质和风度,让我肃然起敬。从雅加达到曼谷机场,我见到了菲律宾诗人秋笛和她儿子蓝可堂,第二天晚上他们和我、赵东、莲心结伴,一起在我们入住的双塔旅店附近溜达,走进一个华人聚居的小巷和胡同,我想起旧时雅加达、万隆唐人街底层华人住家区。那里正演闽南剧,舞台只有六平方米左右那么大,但舞台、服装、乐器、对话是道地的华族传统风貌。据说他们每年一定表演一次,以拜神祈福。赵东几次说道,他在这里,也在他去过的东南亚国家,总会看到华人的文化和传统。那里的华人都讲泰语,我们很难跟他们沟通。这是我来曼谷参加诗会一个意外的有趣的小插曲。两天的交往,我那时还不知道,秋笛是东南亚华文诗人笔会的领头人,云鹤的贤内助。云鹤去年突然撒手人寰,我没见过这位我心仪的诗人,实在遗憾。

感谢泰国诗人朋友们的隆情厚意,在国内政治形势动荡之时,为诗人大会的举行操心操劳。每一位外国与会者一到场,就收到精致幽香的茉莉花环。莲心说,“茉莉花环戴上手腕,佛的弟子递暖凡间,我暂借一束诗香,解读你的浪漫”。129日,主办单位带我们环游曼谷,在满城风雨的曼谷示威游行中穿行,游览大皇宫,瞻仰玉佛寺。大皇宫,一座又一座精致、华丽、威严,金碧辉煌的神像、雕塑和佛寺,我们看得眼花缭乱。中国太原师范学院文学院的傅书华教授,三番五次发出惊叹,一面惊异大皇宫的建筑布局;菲律宾诗人刘一氓却不放过难得的时机,四处奔忙,摄取大量的景象;而印尼诗人莲心在浏览之际,静视大皇宫的庄严雄伟,远思朝代的风云,禅悟佛在摆渡。晚上,夜游湄南河,在岸边等了一两个小时,诗人们忘记了疲劳和肚饥,在谈笑间互换信息、营造友情。后来大家在游船上一面享用晚餐,一面观赏河畔繁华的夜景,观赏悦耳炫目的人妖歌舞表演,度过了曼谷式的夜宵,尽兴而回。

            在回国途中,在过后的时日,好多个诗人朋友们的身影常常出现在我的回忆中。原来越南的林小东是一个那么年轻的小伙子,菲律宾的心受是我意料之外的女性诗人,新加坡的旭阳是那么尽责的财政,马来西亚的晨露是那么亲热,泰国的梦凌是那么的热情奔放......

 

                                                                                                       2014年正月初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换名记
一个错误的抉择,结局是惩罚吧?? 全篇写出海外华人,那寄人篱下,说不尽的无奈和苦况!! 钟灵
14/03/2022 07:54 am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6/02/2020 10:36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6/02/2020 10:32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23/09/2019 01:51 p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9/2019 07:03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14/07/2019 01:26 p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8/07/2019 10:56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12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09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8/07/2019 09:41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2139447
  • 在线: 8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