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说)

 

 

下毒   /林锦

 

 

  李九财走了一段乡村的红泥路,在微弱的月光下,隐隐约约地看到了那间简陋的亚答屋。

  一年了,他离开这个地方已经一年了。今天下午刚从戒毒所出来,这是第三次进出戒毒所。上两回,他放出来,马上赶回家见母亲。除了要母亲原谅他,还发誓重新做人,可是受不了朋友的引诱,他又惹上毒瘾了。

  这一回,母亲真的失望了,只去看过他一次,说弟妹一个个进学校读书,开销越来越大,只好在菜园里一天摸到晚,没有时间来看他。李九财不怪母亲,父亲在几年前病死,他老大不算,弟妹四个,就靠母亲那把锄头吃饭。

  其实,李九财也没有脸回去见母亲。他喝了几瓶闷酒,消磨了几个钟头,想去赌馆博一博,最后却借着几分醉意,情不自禁地走上这条从小走惯了的红泥路。

  家终于出现在眼前,一阵温暖涌上心头,李九财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屋子的大门前,举起手想敲门,屋内却传来母亲的声音:毒死他,今晚一定会来。

  你说在饭里下毒,被人知道了怎么办?是大妹的声音。

  李九财心里一冷,倒抽了一口气,退后几步,发出一身汗,人也清醒了些。一向慈祥善良的母亲,怎么会忽然间如此狠毒?他虽不孝,三度被关进戒毒所,没有负起照顾弟妹的责任,但母亲也不能因此而萌生杀子之心。他很想马上冲进屋里,跟母亲理论。但想想,自己这几年来给母亲带来的痛苦,也觉得自己的确该死。天色已晚,进不了家,他只好摸黑踏入菜园一角的小茅屋,倒头便睡。

  第二天一早,李九财便被嘈杂声吵醒。他睁开眼睛,天已亮,光线刺热,他又把眼皮盖上,觉得全身乏力。

  明婶,我这样做是不得已的,我也不知道你家的狗会过来我家的菜园。是母亲的声音。

  你不用演戏了!你跟我说过几次,我家的狗过去你的菜园,踏死你的菜,想不到你的心肠这样毒,把我家的狗毒死了!

  我是跟你说过,有狗过来菜园。你不是不知道,阿财的父亲死了,留下大小五个,靠这块地活命。你说每晚都关住你家的狗,从来没有让它跑过来,我明明看过几次,可是你却不承认。

  这时候,李九财知道母亲在跟明婶吵架。明婶是他们的邻居,住的那块地是向他们租的。但自从父亲死后,便赖着不交地租,这也就算了,明婶家里养了两只狗,时常在晚上跑到他们的菜园来撒野,把菜园搞得乱七八糟,真的是狗眼看人低。明婶坚决否认是她家的狗。明婶的儿子时常趁没人注意,在篱笆上挖了一个洞,好让狗儿钻过去。九财的母亲把篱笆补了又补,再三要求明婶把狗关起来,总是不得要领。

  李九财这时才恍然大悟,昨晚听到在食物里下毒,还以为要毒死他,他还诅咒母亲狠毒。想到这里,他觉得又羞又愧,立刻翻一个身,坐了起来。

  外头又传来明婶的声音。

  你这个女人的心肠那么坏!怪不得克死丈夫,儿子会吸毒,会坐牢,真是老天有眼!

  李九财忍无可忍,抓起屋角的一把锄头,开了门便冲出去,跟她拼了。明婶的两个儿子正凶巴巴站在篱笆边,母亲站在这一头,深陷的眼眶含着泪,几个弟妹蹲在地上拔草,头也不敢抬起来。

  明婶看见李九财突然出现,手里还抓着一把锄头,来势汹汹,连忙拉着两个儿子往屋里躲,连大门也关上了。

  妈,从今天起,没有人敢欺负我们了!

  母亲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李九财。

  他用力地挥动锄头,翻着一畦田的泥土。

 

 

 

留言:
  • » 喜欢您的小说,写得真好! - 01/01/1970 12:00 am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6/02/2020 10:36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6/02/2020 10:32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23/09/2019 01:51 p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9/2019 07:03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14/07/2019 01:26 p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8/07/2019 10:56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12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09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8/07/2019 09:41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8/07/2019 08:48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668448
  • 在线: 8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