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草地 / 心受

 

 

今天早上接到世界日報文藝副刊編輯的來電告知,由於報館的經濟問題,決定刪版,故決定副刊只到這個月底。

凡事有開始,便會有結束。我勸編輯看開點,但其實我又何嘗放得下。

副刊陪了我十八個年頭,從2003投的第一篇投子至今。在這一片土地上默默地耕耘。不希望種出大樹,只要有些花花草草也就滿足了。如今,就連種草的地方,都要被割奪了。

想起當初開始投稿時並不積極,心血來潮時,三五天寫一篇,沒心情時三五個月來一篇。有一天接到當時的編輯雲鶴老師的來電,要邀我寫專欄,起初我不答應,怕答應後就得每個月乖乖交稿。我這個人隨心所欲,自由慣了。但編輯說:「你這個人,做事總是虎頭蛇尾,不逼你一把怎麼行?」於是,我便答應了下來,從一個月兩篇,改成一個月一篇。雲鶴老師去世後,我更放縱自己了,有時一兩個月不交稿。沒有人催稿,就以為可以不交。最近因疫情的關係,心情糟透了,也無心寫作,總是找理由拖稿。

雲鶴老師的兒子藍可堂,也開始像他老爸一樣向我催稿了,但他比他父親客氣,如果我說我交不了,他也不強迫,總說沒關系。也就這樣,我又兩三個月沒交稿了。上個開始覺得這樣很對不起雲鶴老師的苦心,也對不起專欄,更對不起自己。所以決定發憤圖強,就算是在沒有人催稿的情況下,繼續寫,更努力地寫。結果,副刊要停了,園地要關了。

青青草原,當初決定寫專欄時想到的園地名稱,目的就是希望這個園地能像小草搬擁有頑強的生命力,能生生不息,永遠生長下去。雖然如今園地沒了,但小草的根仍在,它會在世界的各個角落,繼續生根發芽,茁壯成長。

 

             心受寫於得知停刊信息後的第二天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日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6/02/2020 10:36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6/02/2020 10:32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23/09/2019 01:51 p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9/2019 07:03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14/07/2019 01:26 p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8/07/2019 10:56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12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09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8/07/2019 09:41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8/07/2019 08:48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637119
  • 在线: 3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