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花香          /郭永秀

我喜欢喝中国茶,可以说从小是喝茶长大的,而且喝的是潮州人的工夫茶。从我有记忆的时候开始,大概是三、四岁吧,那时候在家乡,每顿饭后祖母都会烹茶给大家喝。

 

最令人难忘的是夏天的晚上。白天是炎热如火的天气,晚上却是夜凉如水,微风轻拂,虫声唧唧,夜空里飘荡着点点萤火。经过一天疲劳的工作以后,大人们都在庭院里纳凉,大家手摯葵扇,轻轻扇掉白天的奥热,挥洒出一段安静宁谧的时光。

 

炭烧小火炉及德国进口煤油灯

 

这时候祖母就会烹茶给大家喝。他用的是炭烧小火炉,有时也用已故祖父从芜湖买的一盏德国进口煤油灯(这盏煤油灯我至今仍收藏着,还可以用)来煮水。煮水的小锅是陶土制造的,现在已经无法在市面上找到。水滚以后,祖母在小巧的瓷盖欧中放入茶叶,高高冲入热水,以三个指头:中指和拇指夹住盖瓯两侧,食指按着盖欧顶端的盖子,稍微倾斜就一杯一杯低低倒入一些小瓷杯里,这就是所谓的“高冲低斟”。

 

这个时候茶香袅袅,庭院中水气氤氲,花架上也传来了夜来香浓郁的香气,还有花盆中的茉莉花,养着金鱼的大水缸中的荷花也不甘示弱,淡淡的清香扑面而来。夜晚的庭院中就这样弥漫着各种各样的花香,在夜风的怂恿下,它们仿佛在互相撞击着、糅合着,糅出了一股浓浓的乡情。

 

我就静静的躺在大人的臂弯里,仰头透过夜来香花架上花叶的空隙,看着夜空中点点繁星,那些闪烁不定的精芒,似乎在预告着我未知的命运,那飘忽不定的人生路……有时我就这样进入甜甜的梦乡。那是我儿时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潮州人喜欢凤凰茶

 

6岁的时候,在新加坡的爸爸把妈妈、妹妹和我带到了这阳光明媚的小岛,住在斗室中,再也没有夜来香、没有茉莉花、也没有大缸中飘来淡淡的荷花香。还好在第二年,祖母也过来了,他带来了早逝的公公早年在芜湖做生意时买给她的那盏煤油灯。这盏煤油灯是德国制造,设计精巧,即可照明也可烹茶。在它顶端放上架子、陶土制成的水壶,就可以烹茶了。

 

祖母烹茶多用潮州人喜欢的凤凰茶。它是半发酵茶,中国六大茶类之一。 凤凰单枞产于广东省潮州市凤凰山区。茶色黄褐,与福建茶的淡绿色不同。有天然的香味,浓郁甘醇、很耐冲泡。

 

偶尔也会冲泡香片。那是在茶叶中加入干花的茶叶,以增加茶的风味。但一般来说,真正懂得喝茶的人不会喜欢香片,不是不喜欢茉莉、夜来香或荷花的香味,而是因为那不是茶真正的味道。喜欢喝茶的人爱的是茶香。绿茶有发自茶叶自身的草香味,不同的乌龙茶更有各自不同独特的清香,而红茶的醇厚甘醇,也让人闻之欲醉。

 

茶香与花香,就这样袅袅的飘过我的童年。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6/02/2020 10:36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6/02/2020 10:32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23/09/2019 01:51 p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9/2019 07:03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14/07/2019 01:26 p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8/07/2019 10:56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12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09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8/07/2019 09:41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8/07/2019 08:48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818330
  • 在线: 7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