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對月

 

曾以為,月亮的高度

只有詩人的酒杯

才能搆得著

今夜,月兒竟垂下它高潔的身姿

在我矮小的窗邊竅望

我寂寞的酒盞呵

遂蕩起了歲月的波光

 

三盃兩盞過後

趁月兒醉倒西樓

我把手伸進月光之中

想要摘幾片李白的詩句

卻不知我摘下的

是五花馬換來的《將進酒》

還是猿聲啼絕的《蜀道難》

 

-------號角“五邊形”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於溫薩吉。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