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抉 择  /于而凡

 

  


    他已经好几天没睡好。越近判决日,心越不宁。明天就要判决,他却还没有做出决定。


这案子审判半年了,半年里他就是在煎熬中度日。他心里很清楚,按理他应该判被告谋杀罪,给予重罚,不是死罪也是无期徒刑。可是,这被告不是别人,而是棉兰旺伯的小儿少雄呀!


他不会忘记,当年旺伯是怎样对他一家伸出无私的援手。在家里发生困难时,旺伯总会出面帮忙。当父亲法院败诉导致生意破产,是旺伯帮父亲还清债务,当父亲重病需要动手术,是旺伯讨腰包解决。最后,连他去首都上大学读法律的学费也是旺伯支持。他还记得,父亲临终对他的叮咛:“我们家欠旺伯的恩情太多无法偿还,以后他们家有难,你定要尽心竭力帮忙。” 


现在旺伯的儿子有难,他怎能撒手不救?救不救的问题先不说,可起码也不能当一名刽子手,把少雄判下重刑推进地狱里!少雄的哥哥少勇在信中说:“我教不好弟弟,让他在雅加达闯大祸,是愧对爸爸。在世时,爸爸对你的期望很大,我相信你定能不负所望,助我们一家度过难关,让他在天之灵也得以安息。” 少勇是聪明人,知道他一经手负责少雄的案子,就不可跟被告的家属有任何接触。为了避讳,少勇这信是托人偷偷交给他的。


他远在棉兰的老妈打过电话:“孩子,做人呀,千万别忘恩,旺伯对你对我们全家恩重如山,这是你回报他们家的时候了。”


面对这一切,他曾有过减轻少雄刑罚的想法。可是几个月来见证判案过程,他无法不动摇初衷。他看到了那绝望的寡妇——死者的母亲!丈夫年纪轻轻就去世,多年来她自己一人把独子养大,终于苦尽甘来,等到儿子学成就业了。谁知为了儿女情事,儿子却惨遭杀身之祸。你能想像她有多么苦痛?在法庭上,他看过她好几次在嚎哭中昏倒。


他明白,明天判决日,他这一票是关键。三名法官中,他知道一人已经被少勇收买,很可能会判被告无罪。剩下两人,只要他也判无罪,少雄就可获赦。可时至今日,他还不能有所决定。按公理行正义呢,他无法面对旺伯一家人;顾情面帮少雄呢,他无法面对那苦命的寡妇,也无法面对公众雪亮的眼睛。作为少有的华人法官,他还必须负担华社对他的期望,维持改革后华族从政的清廉形象啊! “一直以来,书中英雄舍生取义,大义灭亲那么容易,而轮到自己施行起来却那么难?”


已经是半夜了,他还无法安定,头上阵痛变得更强烈,几个钟头前的便药看来无效。他又打开妻子平常放药的抽屉,拿几片妻子吃剩的重药吞下去。前几天,他妻子带孩子回泗水老家看望她生病的妈妈,家里只留他一个人。


到了凌晨,他仍然无法入睡,明天的判决问题仍然盘踞脑海。“上天,我可以选择拒绝经手这案件吗?饶了我吧,不要让我承担这一切!告诉我,你要我作怎么样的抉择? "辗转不能睡,他的神经面临崩溃。“不能这样下去,今晚我一定要睡好,睡好了明天脑子才会清醒。明天的事留到明天吧!只希望。。。神灵会在梦中指点。” 他又从另一个抽屉拿出几粒安眠药。这药,他服用了好几天。


终于渐渐入睡。酣睡中,忽有一片柔和的白光把他唤醒。白光引领他穿过洁白的走廊。走廊尽头,他发现自己置身在一栋老屋前,这不是棉兰的老家吗?


他看到阿旺伯站在门前,微笑着向他询问:“孩子,你为什么要学法律,还记得吗?”他当然记得,当年年少的他是怎样回答旺伯:“爸爸上法院败诉而破产,是因为我们不懂法律,在法庭上让他们牵着鼻子走。那些贪污的法官,看的是有势官大人的面,吃的是有财大老板的钱,把正义拍卖,我就要学法律,在法庭上向他们讨一个公道,也给无财无势的民众撑腰!”


旺伯点点头鼓励:“你学法律是为了伸张公义,伯伯支持你!那么,你还有什么好犹豫呢?”突然,他见到父亲站在旺伯旁边,质问:“旺伯那么支持你,你又怎么报答他?你可不能恩将仇报呀!你难道要当忘恩负义的小人?”

 

一个老者在旺伯与父亲之间站出:“别为难孩子了,他来我们这里,就想让我们减轻他负担,你们怎么可以再给他难题?”老者拍拍他的肩膀:“库纳万,好孩子,从今天起,你不必再烦忧。明天你可以放心去法院,少雄的案件我已经替你解决了,不会再让你伤神劳心!”这话像镇定剂一样,把他扰乱的心定下来。


***


法官会议室里,他和共事的两位法官围着圆桌静坐,准备作最后的表决。三人面对面沉默无语,场面肃静得像无形的石头,紧压在他心胸。他一面控制心中的忐忑,一面不解地想:“那老者不是说已经解决了吗?怎么现在还要我作出这艰难的抉择?”


这时,门被敲开,一位法警向法官主席递上一封信。主席打开读完后,他也快速检阅,档上只有短短的信息:“今天早上,被告陈少雄在扣留所被职官发现畏罪自杀,送进医院抢救无效,法定死亡。”


他顿时开窍介怀:“啊,原来结果是这样,那老者的话果然靠谱。谢天谢地,我真的不必再负担判决的责任了。”大石顿时从他心中卸下,头上的阵痛消散无踪, 换来一身轻。等一会,他们仨只要在法庭公布这消息,这案件就可以结束了。


                              ***


今天是判决日,法庭里早早就挤满了人,有死者与被告者的亲友、有新闻记者、也有各界市民,他们都想知道这轰动全市的谋杀案最后的判决。上午一点钟过去了,法官还没出来,庭里人们有的正襟危坐,有的开始焦急不安。


两点少十分,两位法官进堂,往绿桌后的高椅上入座。法官主席捶捶桌面表示正式开庭,简短开场白后,向庭众宣布:“各位尊敬的来宾,我们有一个重要的丧事向大家公布:今天早上,负责这案件的法官之一--库纳万法官先生,在家突然昏迷不醒,送进医院后抢救无果而离世。为此,判决会不得不延期,重开庭日程容后再公布。现在,让我们一齐站起来,为死者的亡灵默祷……”




(0)
留言:
» 正义与人情,确难抉择!---慧平 - 15/03/2014 07:38 pm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