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相聚湄南河     劉一氓

 

我不喜歡開會,卻酷愛旅行。東南亞華文詩人筆會每年開會,雲鶴兄曾多次相邀,我都沒有參與。年前在貴州召開時,我還是去了。那次,除了看看貴州的山水外,還認識了筆會的許多朋友,其中有我年青時就熟悉的星馬詩人何乃健和秦林。他們成名於60年代,是眾多《伴侶》詩人中頗受讀者喜愛的。我雖是初次拜識,卻覺得分外親切!往事已遠,想不到此生有見面的機會。

今年的會議在泰國召開。秦林兄多次傳來短訊,要我一定參加,盛情難卻,也就欣然赴會。會議在下榻的酒店舉行,只開一天,輕鬆方便。第二天便開始我期盼的旅游活動。主人安排我們參觀了金璧輝煌的曼谷佛寺,在車上,看到曼谷的市貌,感覺跟馬尼拉也差不多,一樣老舊。當晚在湄南河船上共進晚餐并飽覽湄南河的夜色。第二天兵分兩路,一往泰北,一往芭堤雅。我參加后一團,見識了這舉世聞名的旅游勝地。

這種會議,我總覺得聯誼的意義多於學術意義。參與其中,除了聆聽專家學者的高見外,我更感興趣的是見見新老朋友,并結伴同游。詩歌愛好者相聚,也能激發彼此的靈感和創作熱情,使詩歌寫作得以延續而免於式微。感謝筆會和主辦國單位不斷地提供這種機會。

旅行途中,幾位馬來西亞的朋友突然講起粵語,我也以粵語加入交談,彼此都感詫異,因此前大家都不知對方能講粵語。我常與他們“埋堆” ,有他鄉遇故知的親切!

 

與會諸人,少長咸集。年長一些的,可以想象,他們年輕時,應該都是滿懷幽思,翩翩濁世的文藝青年,在不同的國度,懷抱對故國文化之愛,以詩句構建自已的世界。此種愛,此生永難斷絕!與詩友們在一起,我總有神奇的感覺:我們在不同的國家出生、長大、受教育,長時間處身於不同的社會、語言、文化環境中,他們大部份很少踏足母土,為什麼我們一見面能流利地使用一種大家同感親切的語言交談,毫無隔閡,就像來自同一個地方?我與僑居國人民友好相處數十年,為什麼找不到這種感覺?

(0)
留言:
» 謝鍾靈老師留言!“此來不負舟車苦,南國詩人聚一堂”!能拜識其他詩人,是此來的一大收獲! - 27/01/2014 10:04 am
» "這種會議,我總覺得聯誼的意義多於學術意義。"刘老师这句话,我很有同感。而且觉得,联谊很好呀!籍着与来自不同地方的文人认识。钟灵 - 26/01/2014 06:53 am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