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一碗肉羹秋笛

  

步出曼谷機㘯的那一天,老大問我有人會來接機?我説;「肯定有。」

拖著行李箱走,就看到有個青年人拿著一大張紙,上面㝍著「東南亜詩人筆會」。我們迎向他,自我介紹了一下,他就帶領我們到旁邊一把長椅子坐下,等候其他參會的詩人到斉,一起到賓館。長椅上坐著一個青年人,也是要參加筆會的,自我介紹後,才知道是旅居澳洲的緬甸詩人,號角。

我們再等了一會兒,來了印尼的蔔汝亮和蓮心,一行五個人終於上車到賓館去。

報到、註冊、住進房間後才去吃午飯。下午,我們到酒店附近蹓躂。酒店外面是條大街,叫什麼,我們也不知道,因為路牌㝍的是泰文。附近有一間寺廟,整條街都是小商店,沒有大商㘯,我們只好往回走。

酒店大廳的沙發上,有幾位詩人在聊天,我們也上前湊熱鬧。原來他們也到外面繞了一圈,沒找到什麼吸引人的地方,只好回來閒聊。

晚餐後,時間還早,有幾位詩友又相邀出外走走,我們又跟著去了。下午,我們走大道,晚上我們人多,便到小路走走。路兩旁的門戶都關閉著。我們隨便拐個彎,只見不遠處有燈光,我們便往有光的方向走。原來那裡搭了一座棚,正在演高甲戲,有幾位婦人坐在那𥚃看戲。我們也駐足觀戲,仔細一聽,竟然是閩南語。

坐著看戲的婦人指著空著的凳子,要我們坐。反正也不急著回酒店,所以我們就坐下來看。

坐下不久,有位婦人竟捧來一碗肉羹給我們,任我們如何婉辭也辭不掉,只好接受了。素昧平生,如此熱情的招待 ,我真的好感動!

 

 

 

(0)
留言:
» 异域他邦,实在是宾至如归的感动!(莲心) - 27/01/2014 09:19 am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