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湄南河畔的盛會

 

過客

 

2013127日中午,不管友鄰政局風雲變幻,我們越南團一行五人還是如期到了泰國浪漫之都參加東南亞詩人筆會第七屆大會。我身體狀況一年不如一年,在團友勸說下,不得已要帶太太同行。大會組委會安排前舞蹈演員、現任建築行老闆孔屏小姐接機。她的名字,令人聯想“孔雀開屏”(下圖,左三)。

 

從曼谷舊機場(Don Muang)回到下榻酒店三十多公里,一路空空蕩蕩,跟我想像中的黃衫軍阻塞街道完全兩樣。孔小姐開玩笑說:“大概他們知道你們來了,特別為之清道”。我回答:“今天星期六,遊行隊伍也是要休假的”。

帝日酒店披上了節日的盛裝,迎接來自東盟八國(除了柬埔寨和老撾)詩人及中國兩岸三地嘉賓陸續到來。我這個人可健忘,經林小東、鍾靈的提醒,才認得吳岸、郭永秀、秋山、曾心、王濤、旭陽、心受、孫德安等十來張老面孔。

八日上午九時,大會隆重開幕。到會代表一百多人,盛況空前。簡單的開幕式過後,中國駐泰大使館僑務參贊方文國已詩一般的語言致賀詞,他說:“詩人是繆斯的愛徒,也是歷史的記錄者、時代的歌手……用詩歌的語言歌頌對東南亞這片美麗土地的熱愛,對當地人民給予幫助的感激,對故國與家鄉的思念,對美好未來的期盼”。

孫德安常務理事代表筆會在致辭中追溯2006年,汶萊、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泰國、印尼等六國的14位詩人在中國福州市會面,發起組織“東南亞詩人筆會”。以後每年一屆大會,至今已是第七屆;其中第三屆在越南胡志明市舉辦。他說:“我們相聚在此,是溝通,是對話,交流感情,增進共識,欣賞詩歌,享受詩歌,重溫詩歌的榮光,使詩歌提高心靈的健康,提高生活的素質,提高心靈的高貴”。

致辭完畢,由筆會三位常務理事吳岸、林小東、孫德安向已故菲律賓詩人、筆會創始者之一雲鶴先生的遺孀秋笛女詩人頒發銀盾,刻鏤“雲鶴飛翔、綿延不息”,以表彰他對筆會卓越的貢獻。

下半場大會進行了專題演講。著名詩學家、中國西南大學呂進教授作了“東南亞華文詩歌的中國參照系”主題發言。他令人信服地論證,華語是世界上使用人數最多的語言,由中國、東南亞、美歐澳三大“板塊”組成,也就意味著中國板塊成為當然參照系。他說,藝術來自生活但要高於原生態生活。常人是寫不出詩的,但只要進入寫詩狀態,洗掉俗氣與牽掛,從非個人化進入詩的世界,常人一定成為詩人。他說,詩是“空白”的藝術。高明的詩人善於以“不說出”來傳達“說不出”。

馬來西亞著名詩人吳岸作了題為“東南亞是詩的沃土”的發言。他說,東南亞各國是詩的國度,是詩的沃土,具備了豐富的詩創作資源而未被充分開發。各國的壯麗山川,神秘的歷史,原住民的文化,華人先民的滄桑,都是取之不竭的題材。受他的啓發,我聯想越南更是酷愛詩歌的民族,越語富於音韻、節奏,越文詩歌跟漢語古詩是相通的,越南應該更是一塊膏腴的土壤,但從中吸取營養,我們做的太少了。

中國學者張衛東博士發表“漢語特徵與現代漢詩的表達策略”論文。從語法、語音、詞彙學三個角度深刻闡述了漢語作以單音節為表達單位的孤立語,雖然語法不規則,語義模糊,但含蓄、簡潔、抒境生情,作為詩歌語言,跟西方的曲折語相比,更具有明顯的表達優勢。

洛夫說“小詩才是第一義的詩”,在臺灣詩人林煥章“我喜歡的六行小詩”、白靈“小詩風潮之路”得到充分闡述。七年來,林煥章和東南亞詩人曾心、苦覺、嶺南人、博夫、楊玲……相約組成“小詩磨坊”,共出版了七本詩集。我試舉菲律賓詩人王勇的“家在海島”:“還沒有一把刀/可斬斷你的嘮叨/唯有冬季/能讓你封口/距離不是兩岸/左右都是故鄉”。小詩(六行以下),能否“磨”一片新天,我們對開拓者充滿希望地期待。

新加坡著名詩人郭永秀演詞題為“五月的天空”,廈門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郭惠芬演詞題為“抒寫古今愛情,採擷中西意象”,泰國崇聖華僑大學中文系副教授范軍演詞“泰華藝苑奇葩——小詩磨坊詩藝散論”,中國華僑大學副教授涂文輝演詞“黑夜中的一顆星——評緬甸華文新詩集《五邊形詩集》”,泰國著名詩人嶺南人演詞”回憶20066月的榕城“等都十分精彩,可惜限於篇幅,無法一一論述。

接著由三位常委住持,舉行了東南亞詩人筆會大會,決定將一年一度的東南亞詩人大會改為兩年一次,下次大會地點尚未決定。

晚上,由舉辦單位泰國華文作家協會和留中總會文藝寫作協會聯合宴請與會代表,並舉行專場詩歌朗誦會。這次大會登臺朗誦大都是泰國成名詩人。上屆大會使用青大學生朗誦,雖然生機活潑,但成熟的詩人更能掌握朗誦技巧和體現詩的內涵;加上完美的配樂,使晚會得到完滿成功。朗誦的詩歌包括東南亞和海峽兩岸詩人的詩篇共28首,林小東的”手機“、鍾靈的”五月粽“都在獲選之列。我寫的詩不行,但也有一首湊熱鬧。

9日,代表們分兩路觀光市區。晚上,大家泛舟湄南河,參加告別晚宴,大會勝利結束。

10日,代表們依依惜別,有的回國,有的留下,繼續自費旅遊。越南團北上清萊,開始探索”金三角“之旅。

 泰華作家協會會長夢莉在開幕致辭中指出:“今天我們能夠在一起,相聚于湄南河畔是緣分,是詩緣把我們緊緊連在一起。我們要珍惜這次相聚,通過這一次聚會,我們志同道合,詩結情緣,共同推動東南亞詩歌的繁榮發展。讓亮麗的新詩,在東南亞的天空上閃耀,幷向世界華文詩歌的天地伸延”。

這次大會取得完滿成功,得力于兩個主辦單位配合得天衣無縫,常值聯絡人楊玲女士精明果斷,面面俱到,對意外發生情況都能應付裕如。大會所有活動都在同一酒店內舉行,參會者免於兩三頭奔波之苦。四星級酒店嘛,吃住和各項附加服務,都是無懈可擊。大會並沒有青大學生那樣充裕的人力,所有義工都是社會職業人士擔當,都非常到位。看到曾心、博夫、溫曉雲等詩人疲於奔命,我們可以體會大會成績得來不易。

更為難能可貴的是,所有會後的旅遊線路都是組委會一攬子包下,並沒有放手給旅行社。組委會派人帶隊,到了目的地有人接應,因而行程緊湊,連購物的空檔也很少,吃住也很如意。沒有超強的組織能力,談其何易?

筆會只是“以詩會友”的框架組織,有的只是筆杆子,須要有強大的社會組織做後援,而越南並未具備。

洶湧的的示威浪潮並沒有給遊客造成任何傷害,我們卻有機會目擊一場""泰式民主”。別了,如詩如幻的湄南河;別了,親善友好的泰國人!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