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泰國白衣天使編織友誼的詩篇

過客

我到泰國曼谷參加東南亞華人詩人筆會時,正是黃衫軍把遊行示威推向高潮,英拉內閣搖搖欲墜。見到泰國民居不僅懸掛國旗,還懸掛王權表徵的杏黃旗(下圖)。泰國人每當多事之秋就向國王搬兵——泰王對政局不偏不倚,因此成了民族團結的象徵。雖然泰國政局跟我們毫無關係,但可惜的是,再也難以見到美女總理對公眾合十這道亮麗的風景線了。

 29日,開完會後,我隨團飛往泰北的清萊府,沒有到飯店歇腳就前往參觀“白廟”,然後是“泰北民族文化節”。此時日已西斜,園區內已沒有慶祝活動,只剩下成百家攤販,跟我國的展銷會沒什麼區別。

沒什麼看頭,我只在園區里閒逛。突然間,我感到好像給誰推了一把,摔了個倒栽蔥。我雖然年逾古稀,但耳聰目明,雙腿還算硬朗,在平地跌個七葷八素,以至瞬時昏厥,真是白晝見鬼!我曾寫一片小品文”馬年趣談“,預見我的死亡,難道提早應驗?

妻把我扶起,甦醒過來,我發現自己一臉鮮血。聽說血味腥中帶咸,但血流入我口中卻是甜絲絲的,恐怕這是“甜蜜的小情人”玩的把戲(糖尿病)。正當妻舉止失措時,一名當地的紅十字會成員及時幫忙初步處理傷口,園區的醫護人員也聞風趕到,進行止血、消毒、包紮傷口。

我雖然血流得多,但不是致命傷,卻得到無微不至的關照並且分文不取。在一群可愛的白衣(還有紅色和紫色)天使的簇擁中,我感到異國人情的溫暖,也體現了泰國保健制度的完善。

率領團的泰華詩人博夫給我買了充足的抗生素、消炎藥和繃帶,使我的手提袋幾乎成了個流動的藥箱。

我傷口已經癒合,但絕不會“好了瘡疤忘了痛”。我謹以這篇短文表達對泰國Kasemrad醫院醫護人員的謝意。

友善的泰國人以他們的愛心編制了友誼的詩篇,使我們這次旅行成了充滿詩情畫意的“詩之旅”。

事後合照留念:站在作者(中)後面是馬來西亞詩人王濤。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