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釋廣德烈火燒不壞的心臟

 

 

過客

 

胡志明市阮庭沼路和八月革命路轉角處,第三郡人委會大門左側,有一座不顯眼的寶塔,每逢朔望,香火鼎盛。這裡解放前是高棉大使館,是50年前釋廣德長老自焚殉道處。爲了永遠銘記長老不惜以肉身化作反抗暴政的正義之火,201062日,在對面的小廣場隆重舉行了釋廣德雕像開光儀式。雕像高4米,蓮座直徑4.5米,背景是高5米,長16米的象徵性火焰浮雕,前面是臺階和優雅的小花園。新址立即成為遊客的觀光熱點。釋廣德死後已證“菩薩”果,他生前住持的富潤郡觀音寺所在的阮惠街也已易名為“釋廣德路”。

和竇寺兩尊“肉身舍利”一道,釋廣德“不壞之心”已成為我國佛教徒引以為豪的表徵。翻開塵封的歷史,50年前所上演的又是怎樣驚心動魄的一幕呢?

 聖僧的宏願

1963年佛诞节,吴庭艳政权下令不准悬挂佛教旗帜,寺廟被封鎖,顺化佛教徒奋起反抗。58日,吴庭艳政权悍然枪杀8名佛教徒,反吴浪潮席卷全国。611日清早,爲了反對吳庭艷獨裁政權鎮壓佛教,幷向全國人民敲響警鐘,釋廣德菩薩毅然在上述十字路口澆汽油自焚。菩薩在烈火中打坐約15分鐘,至死神色不變。

不可思議的奇跡發生了:菩薩肉身從受難地點運至富林火化場,鴻鴻烈火從早上燒到下午,全身都化作灰燼,只有心臟還保持肉紅色。僧眾立即飛報舍利寺,“保衛佛教各派系聯合委員會”的高僧馬上決定:把心臟請回舍利寺再燒一次。心臟還是安然無恙,但變得堅硬如鐵。

成萬名僧尼、佛子無限激動,齊齊下跪,眼淚縱橫,高誦佛號。釋廣德菩薩靈異的心臟被放在玻璃罩內,在舍利寺佛堂上供奉(下圖)。此時,寺外吳庭艷的走狗散佈謠言:“釋廣德的心臟已被掉包,真的心臟早已化作飛灰”。許多現場目擊者,包括非佛教信徒、無黨派記者、當局派來監視的警察,都當場駁斥了謠言。

自焚事件從頭到尾的組織者釋德業長老當時還是大德、越南佛教會外事部部長。在事後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一位美聯社記者問及怎樣理解那顆燒不壞的心臟,釋德業用純熟的英語回答:“那是因為菩薩就難前曾發下誓願,如果他自焚能證道果,他將給世間留下這顆心臟。我們相信,靈異源於真正的修行者一心獻身道法和眾生,將釋放一股強大的能量,使他那顆心不壞”。

 

 

靈異之心的神秘行蹤

釋德業和尚後來回憶道,釋廣德菩薩之心讓民眾膜拜後放入舍利寺的保險櫃保存。1963820日,偽警察發動“洪水”戰役,沖入寺廟肆行搜捕,目的在於搶奪那顆心。冥冥中似乎有人蒙住他們的眼睛,讓他們視而不見,靈異之心在眾目睽睽下逃過一劫。

以後,靈異的心移駐越南國寺,由釋慈仁長老保管。心臟存入不到半米高的小型銅塔內,從外面看不見;塔蓋密封,有僧統(越南佛教會大法師)釋凈潔(1890-1973)簽字的封條。

釋慈仁長老生前曾回憶道,他當時正在沙壢省一家廟宇任住持,得到僧統召回西貢,交付保衛釋廣德菩薩心臟的特別任務。當時越南國寺尚未建成,爲了確保安全,他向僧統建議把心臟存入法蘭西銀行西貢分行獲准。銀行交給釋慈仁放在地下室的保險櫃,他把內裝心臟的整個銅塔放進保險櫃內。保險櫃只有兩根鑰匙:一根交給釋慈仁,另一根由法銀本行保管,西貢分行也無法開啟。

1975年前,釋慈仁奉僧統之命多次前往頂禮。銀行職員打開地下室後讓他自行入內。室內不准燒香,他只好含淚長跪,膜拜菩薩的心臟。

1975年後,銀行收歸國有,菩薩的心臟一直由國家銀行加以妥善保管。直到1991624日,在有關政府部門和越南佛教會舉行了交接儀式。代表越南佛教會是釋善豪、釋慈仁、釋覺全等大長老。交接文件簽訂后,釋廣德之心又再交予胡志明市越南國家銀行保管。心臟仍放在小銅塔內,上面釋凈潔僧統封記完好,沒有打開作現場檢查。

銅塔內究竟裝的是什麽?目睹者都已一一離世,沒有人敢斗膽打開封蓋。靈異之物很難拿得準,萬一裏面空空如也,又怎樣向世人交代?

釋覺全長老是佛教會三位見證人中唯一倖存者,現任越南佛教會中央理事會副會長。根據他的意見,佛教徒講的是信念,沒有打開蓋封的必要。如果要一窺廬山真面目,唯一的方法是使用科學手段透視。他認為,高溫而不化,那是佛門舍利,是全民財產。他的願望是建立一座金碧輝煌的寶塔,把心臟舍利恭請入內,供萬民瞻仰。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