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驚訪耆宿詩人紀弦/方明

    

  初春料峭,美國聖荷西(SAN JOSE)的天氣乍暖還寒,這偌大的城市自上世紀末開始,一直都是美國人的驕傲,這裡充躍著各大品牌的高科技公司,其股票轉瞬的指數變動起伏,便可震撼整個世界的證券市場.

  坐在詩人張堃的車內,我無心覽看流穿在玻璃窗外幢幢建築物上霸氣淩人的標誌,而這些符號是各大名校的精英學子夢寐以求的追求目標.

  最後,車子駛到靠近三潘市(SAN FRANCISCO)旁的密爾布瑞斯區(MILBRAE)我們從蒼茫遼闊的高速公路旁,轉向矮樹鬱翠的小路,很快便到了詩壇耆宿紀弦先生的寓所,這裡的甯謐髣髴與矽谷的攘熙狂熱絶隔無緣,屋前雖無畫橋垂柳,卻被霏雨裊繞嵐氣而襯托出春臨江南般的秀雅嫵媚.

  紀老的二公子引領我們暫坐客廳,時近午后四點,也是紀老午睡將醒時分.一刻過後,聽到急速的碎步聲,此乃紀老扶握步行支架迎來,詩人雖被漫長的歲月鏤刻滄桑,然其清臞奕奕的神采,似乎是永恆的詩魂所孕育出不屈的氣宇.  

 我屏息聆聽詩人的第一句話,竟是:「我十分懷念台灣,台灣是我第二故鄉,我好想回去看看,那裡有很多好朋友,他們還好嗎?我在台灣住了很多年,在台灣教書很多年,我很喜歡台灣台北,我希望什麼時候有空回去看看...」在閒談中,詩人不斷重覆上述那段話.當然,這不是客套話亦非囈語,我可以深刻感觸到詩人此刻只剩下這個肅穆祈願的夢,而這個夢裡渲染著詩人過去在台灣浪漫的存活事蹟,當人枯老

時,新欲無從滋長與寥落的心境.此刻,往事便開始豐盈活躍起來...

 紀老的二公子說:「他老人曾在二00五年間中風,後經急救治療,身體的狀況逐漸復原,偶而也吟作簡短的詩句 約在數月前,據詩人的二公子說,紀老竟吟作了一首非現代詩來形容春夏秋冬的詩句:

  「春  三人同日去看花

   夏  從早到晚不回家

   秋  禾火二人相對坐

   冬  夕陽西下一對瓜」

 這也許是詩人最後的作品了

 

我拿了一本創世紀介紹我詩屋內所拍下眾多詩人的相片給紀老看,他看著相片旁眾詩人的名字,竟能完全正確逐名唸讀出來,相片內有不少紀老的舊識所勾起的斷碎記憶,讓詩人頓刻沉思在往事麋生的時光隧道裡.之後,紀老很欣慰的說:「我有四個兒子一個女兒 ,他們都很孝順,我一直都跟女兒住,最大的兒子在洛杉磯,其他的都在這裡,我生活安定,心情愉快,我的晚年過得很好,我偶而也寫一些東西,沒

有拿去發表.」

 

 其間,紀老提筆寫兩個句子給我,「祖國萬歲,詩萬歲.」

 因怕紀老的身體與思緒過度負荷,我們不敢久留,臨別時他一再囑咐:「請向我向大家問好.」

 時逢西元二00七年二月廿六日,詩人年值九十五歲.

 生命可以逐漸乾涸,但孤峻的詩總是永恆燿燦在萬古的詩空裡.

 

 後記:衷心感謝詩人張堃的熱心協助,否則是無法禮藏如斯珍貴厚的談錄.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