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散文诗                 


往事如昨 人生如寄

 

——送别(邱)树璋


/林郁文


 

人人都将成为背影,天地间一切都是过程......日月长照,而人生如寄


——邵燕祥


拜靠(注,缅语油肚的音译),你怎么就这样走了,走在这个七夕秋意渐浓的季节。


你随手摘走了一片七彩云南的云彩,和翠湖水边的一枝垂柳,安然沉静,无声无息地到那个传说中,有琼楼玉宇的西方仙界。


拜靠,往事如昨,你应当还记得:在佛光普照的大金塔下,伊江之畔,我们曾经同窗共砚。那时,圆脸、有小油肚、聪颖、活泼、开朗的你,被同学们亲昵地称你为“拜靠”。人小鬼大的你,传说你已经盯上同班的那朵“小荷才露尖尖角”,和你一样活泼可爱的洁白莲花——我们的女班长“莲”同学。


于是,拜靠,有关你和“莲”同学的美丽传说,从伊江到滇池,从滇池到北京(你回国不久从昆明补校考上北外专),又从北京到怒江,不曾停止。就这样,你沿着“莲”同学的足迹,一路走过来;甚至于你北外专毕业分配工作也要求分到云南保山县城。因为那时你心中的“莲”,她上山下乡正漂流到保山县怒江坝边的一个傣族村寨。


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此刻,汹涌澎湃的怒江,在你的眼里,只是一道浅浅的“银河”,如何能够阻挡河这边保山的“牛郎”。为了一会你心中的“莲”,每逢周末,你会从你工作的保山县城,徒步过惠通桥,沿着蜿蜒汹涌的怒江,走数小时到“莲”同学插队的上江。


这就是当年在同学们和插队知青中口口相传,传为佳话的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

 

三中全会后,国家拨乱反正,百业待兴,曙光渐现。你给《人民日报》写了一封反映民意的信,信中有句话说:“我们就像玻璃窗上的苍蝇,已经看到光明在前方,却飞不过去。”没想到这封信党报在有关栏目上摘要登了出来。你由此出了一下小名。很快落实政策的你调回昆明的外事系统。你的人生由此步入坦途,事业渐入佳境,而你心中的“莲”此刻也已回到昆明。


你的聪明,你的敏锐,你的勇气,由此得到大家的羡慕和佩服。


从此,你和“莲”同学夫唱妇随,爱情事业双丰收。

 

拜靠,在你晚年人生的最后三年多里,你不幸得了“肺气肿”。人到老得不行时,都会有一种“老伤”来折磨你。“肺气肿”就是你的“老伤”。此时的你,只能蜗居在昆明北市区“金康园”的寓所,几乎足不出户。咳嗽、喘气、服药、吸氧,成了你的日常生活的一切。幸运的是,你贤惠无比的“莲”,她也几乎足不出户,寸步不离地照料服侍你的一切。


拜靠,人生如寄。每个人终有一天都会成为亲人眼中心里的背影。


你这一生,和“莲”同学相敬如宾,相濡以沫,在同学们的心中留下一段“爱情佳话”。人生有此,足矣。你安心地去吧。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