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文学为谁而写/于而凡


 

最近阅读了文友的文集,书中专收集了文学笔战的文章。书中是非不想议论,却是从中看到一个问题值得重视:文章有浅白易解,也有深奥难懂,文章到底是为谁而写?


有些人认为,文章能给越来越多的人欣赏,才是正道。他们常拿白居易说的“老妪能解”来作根据,要求文章浅白易懂,做到老少皆宜。其实,白居易的诗作都能老妪能解吗?不,他大部分诗作与唐代文人诗无别,他这话主要是为讽喻诗与新乐府运动来立旗而已。可是他最著名的传世作,恰恰不是这大白话的现实主义诗作,而是语言一点也不浅白的长恨歌与琵琶行。


浅白利于传播不错,可文章越浅韵味就越不足,只合一时阅读,经不起读后的回味与时间的考验,最终也难以隔世传咏。


除了文字上的,还有立意上的深浅。这就是通俗文学与严肃文学的区别处。现代文学基本都是白话文,已无古诗文那么艰涩难懂,现代读者面对的,多是文章主旨与涵义的解读。


通俗文学多以表象的情趣与情节的曲折为胜,立意浅薄又不离常俗,描述手法不求新意,因为迎合大众口味,流传得更广。严肃文学以思想的深刻为主,故事性颇弱,叙述说法独特,多把主旨隐藏在文字里,意会者当会作深思考,不解其意者就味同嚼蜡。历来的读者都是小众。


难道就不能雅俗共赏,像四大名著,情节与思想并重?雅俗共赏当然好,但又有多人能写?这些名作多是长篇,有足够的篇幅可让故事性与思想性共存。其实说是共赏,就是各取所需,通俗读者读红楼梦喜看木石恋,社会学家细看封建制度,政治家爱看政权斗争,文化学者就深读其哲学思想。并不是所有读者都能把全书内容读透,真正的雅俗共赏本来就没有。


严肃文学因为着重思想性,有着把情节淡化的倾向。而为了把读者的感悟性提升,作者就采用了许多不常规的写法。文学发展了好几千年,好多题材都让人写烂了,用平常写法就会令读者产生审美疲劳。许多晦涩曲折的写法,一方面提高了阅读的难度,一方面更能获得资深读者的共鸣。


在各种艺术领域,都有俗与雅相对的现象,流行音乐与古典音乐就是最典型的代表。我们不能让所有爱好流行音乐者能去欣赏古典音乐,可更不能否认古典音乐的级别更高。


所以,文学读者应是广泛大众,可是没有一种文学能同时迎合各种阶层的读者,通俗文学与严肃文学都有自己的读者。在严肃文学范围内,更应该能包容与推动多种崭新写法,别因为现在不懂就急于否定。时代在前进,以前难以接受的文学写法现在已成常规,现在我们认为的艰涩,在不断学习中,也将成铭心的阅读经历。


文学为谁而写?一位前卫大作家说,他不需大众读者,世上只要有一个读者能读懂他,他就满足了。曲高和寡,越高层的艺术欣赏者就越少,每一个先行者,就要有面对寂寞的勇气,而作为读者,我们应该为这些开荒者鼓掌。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