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寓言三则于而凡

 

国王的新衣

 

裁缝忙不过来,好多文人都向他订做国王的新衣。

“怎么还来这一套?现代人很自信,不怕被人说蠢,一定会道破真相。”“不会的,他们都明白,面相比真相更重要。”

“不怕又被小孩揭穿?”“没有小孩了,他们都已长大成人。”

订单越来越多,喜穿新衣的人也向认可他新衣的友人送新衣还礼。

直到有一天,一个长不大的白痴又像以前小孩喊叫:“国王没穿衣,没穿衣!”

人们就拿石头,塞住他的嘴,又用口水,把他啐死。

事后,有白痴孩子的父母害怕孩子闯祸,就积极四处寻医。

有位老学究和商家研发一种药,竟然有成效,白痴喝了圆瓶里油滑药水,智力恢复正常。

这药的注册商名叫---“世故”。

 

 

杜舒仁牵来一牛。

村父老道:牛本无机,看我们怎样遣驶它。家里严父点点头:若要委与大任,我们就要磨炼,令它脱胎换骨。

隔壁旬伯伯一直摇手:不行,不行,不能直接训练,我们要先改它兽性,得先把它驯服。口吃非公公接着说:“主。。主要是赏罚分明,让它知法受令,必。。必要时用严刑。

黑脸叔公沉着脸:虽是牛,也要一视同仁,你应该喂肥它而不是虐待它。

大耳老爷爷拍拍牛背:“不必刻意,不必刻意,还是随它吧!我们可以骑在它上头,它走到那里那里是路。”逍遥鹏大叔拍拍手:“管它走不走,我们可以坐在它背上吹箫,心有多远路就有多远。”

秃头小能叔微微笑:“那把牛留在身边何用?把它放走,岂不是吹得更专一?”

牛低头自伤:“争了几千年,为何从无人问我所愿?”

  

神鸟

 

这是王母娘娘的青鸟,好周游人间。

当它飞过一个丛林旁村落,不见绿意只见烧焦的土地。在这贫乏的部落,杀戮声在争夺中喧嚣,血腥在废墟中发酵。什么都建不起来。

它潜入村民梦里,并传播善道并严厉告诫:“不放下屠刀,定尝食恶果;若肯从我言,将获得幸福。”

喜开杀戒的,青鸟吐黑水在他田中,种稻收荒草,夜夜恶梦不断,怪疾长年困身;行善事者,青鸟把绿水浇在草原上,牛羊速长壮,清悦鸟歌梦里绕梁,醒后心神爽,百病不侵染。

人们服了。终于,血不再流,荒芜土地果实累累,五谷盛长,牛羊肥壮。柔软丝绸从平和手中流出,行行诗篇在文明剩余中诞生,想像翅膀飞翔,简朴化精致,原创竞逐发现,一座座城镇在文化积累中崛起。

目标达到,梦境中青鸟向人们道别:“我走了,望你们一直遵守我教诲。以后若有难,只需呼唤我名字,吟唱每晚给你们听的歌,我会给你们指路。”

千年后,青鸟再次飞越这片土地。只见废墟成堆,田园荒芜,人民贫苦。

“是他们背弃我学教?”青鸟不解,便往城边高飞。飞到山陵高处,却见一群人地上跪拜,列成圆形围住一巨柱。人们念念有词,便念诵便吟唱颂歌。

“吁?那不是我在梦里传授的歌?”虽有多处更改,青鸟还认得出。飞近一看,好惊讶:伫立在巨柱上头的是----一座巨大的青鸟雕像!“啊!他们是在膜拜我,证明没放弃我教诲,可为甚会返回到文明前的状况?”

青鸟落地化为苦行者,向村人讯问:“是何因令这城镇堕落?”

“是累年暴乱!对外不绝的战争硝烟。”村人解释。

青鸟不解:“对付外面野蛮世界,你们能力绰绰有余,当不会受这么大损害?”

“谁说是野蛮人?敌人与我们一样先进!”

青鸟更诧异:“两边都是文明人,为何会打仗?”

“因为我们发现,他们每天吟唱的,不是神鸟颂歌而是神犬赞歌,每日膜拜的,不是王母青鸟而是二郎神犬。他们不愿接受神鸟的教化,相反,逼迫我们依附神犬的学说。”

说不出话,青鸟只有展翅飞天,尽快远离这伤心地。

“从前,我令野蛮变文明,今天,我却成文明歼灭者。”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