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這時,我是一艘失去聯絡的太空船

 

/銀髮



在麥當勞店喝完了可樂

去換了頑皮的硬幣

又換了卡


當我未弄清究竟

是縱貫新加坡的夜空

或是橫貫……


穿梭機已升空

時間倒退

我七上八落吊在太空艙的把手上


孩子,你上學時

是否也在紐約地鐵飄浮的心情中

給我寫信或想家?


過站時我看見

孔孟的格言在廊壁上向我招手

只因無人去讀


還不是在臺北坐巴士時的

那種

人言可貴的寂靜


過站時我看見

孔孟的格言在廊壁上向我招手

只因無人去看


下班後的昏昏欲睡

放學後的神經兮兮

購物後的擁擁抱抱


過站時我看見

孔孟的格言在廊壁上向我招手

只因無人去理


約會後的傻傻笑笑

夜遊人的無所事事

???的????


終站時才非同小可的一驚

這原來是不設回程的新加坡午夜

最後的一班地鐵


這時,我是一艘失去聯絡的太空船

遠近

星光熠熠


萬光燈火的對岸長堤

卻不知道,有個傻愣

資質平庸的雪愛



1995年12月在新加坡初乘地鐵有感。

2017年晚秋重整於紐約。



附記:


      這是1995年12月,我們由詩人懷雨、陸進義、陳國正、余問耕和我等所組成的越南華文作家代表團一行五人,首次應邀出席在新加坡國立大學舉行的第二屆世界華文作家大會期間,某個自由行的晚上,我們初乘地鐵時,我有感而寫的一首舊作。曾發表於1996年5月第61期的《新加坡文藝》。


      本來,原刊時沒有最後的一節,這是重整時才特別加上去的。其最末一行的「資質平庸的雪愛」所提到的雪愛,正是1974年我在越南堤岸立人中學執教時的初中畢業生何雪愛。最近在某社交群組裡重新聯繫,才獲知她曾轉讀堤岸知用中學高中,不久隨家人移民及負笈澳洲⋯⋯最後輾轉定居在與新加坡衹有一座長堤之隔的馬來西亞柔佛州新山市相夫教子。為了多看看年邁的父母,及正在澳洲留學的兩個大孩子,也經常來往於馬澳兩地之間。在社群中分享此舊作時,她說,可惜當時我不知道她正在馬來西亞。言下之意,若知她在對岸,彼此早就電話聯絡,既可師生重聚,她亦可充當臨時導遊;這樣一來我們就不會誤打誤撞,搭上午夜不設回程的,最後的一班地鐵了。她於是節錄拙作部分詩句,加上了自己即興所寫下的四行詩,以作回應。有感此舉頗具創意,後來得到她的贊同,我更乾脆將其四行詩句合併成三行,作為拙作最後的一節,並予以重新發表,以茲紀念。


      試想,如果不是大智若愚的話,通常是不敢謙稱自己是「傻愣」和「資質平庸」的,不是嗎?衹是經過轉接之後,這本來是她的謙稱,現在卻成了我對她的戲稱了。



2018年初春附記於美國北卡。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