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年兜夜 / 靖竹

 

        每一年從掛上嶄新的春牛圖開始,就是循著那密密記著的日子查看這新一年的除夕日是哪一天。不是才過了年嗎?元宵還沒到呢!這想頭還清楚地在腦子裡,哪知日曆翻飛間又到了農曆臘月。

        忙著工作的手停不下來,但總能抬頭喘口氣吧,偶然一瞥看到月曆上印著「臘人」二字,這是什麼提示呀?腦筋突然一轉,暗罵自己笨,可不是「臘八」嘛,印務工人八成不識中文,把看著形似的「人」當「八」了。臘八粥沒喝上,馬尼拉也涼下來的風竟颼颼地吹過了廿三!想蒸個金瓜糕、蘿蔔糕,老爺說免了,說得也是,手指關節炎疼得做事已不麻利靈活,當真別為自己找麻煩,親友送的年糕就是應景。儘管如此,每一年除夕年夜例必為家中大事,早早就得算計日子,安排過節。

       怎奈人算不如他算,多少年前我們爭取來的除夕假期竟沒了,過年忙,忙的就是年兜夜,當年我們可是拚著大年初一不放假,想換個除夕假,哪知有人說他們是基督徒不是佛教徒,不拜拜。天啊!中國文化中的敬天祭祖幾時成了佛教禮儀?還有一些老闆就怕員工假期多,少做事,虧呀!於是我們的除夕全天假沒了,說來還算有幸,老闆開恩,午後十二點半即可回家,祭祖可不能假手旁人請人代!

        說來有點兒佩服自己,到家已是一點,侍候老爺和自己吃了一頓過午的午飯,沒來得及休息即捲起衣袖下廚張羅年夜飯。二兒一家,女兒一家,一家三代不算住在國外的,我們也熱熱鬧鬧地湊上十幾口人吃團圓飯。祭祖後開的是流水席,一大家子都得從辦公室趕過來,早到晚到都沒關係,總之,團圓就是了。

        二媳從馬加地趕來,到得最晚,她說天晚,看不清路標,加上那一段路因馬路工程,路線重新規劃,她就在急著回家赴年兜夜晚餐的時刻被交警當路攔下。二媳打開車窗向警察好言道歉,說車道重定她不知,不知者無罪;更重要的是老公是中國人,當天是除夕年兜,她要急著回家吃團圓飯。是二媳的真誠、急切,還是吾家列祖列宗聽到我的祈求,保佑著兒孫,警察大人笑著揮手放行了。

        這頓年夜飯吃到將近十點,喝著香檳,開著話匣,年夜飯是溫馨暢快的,年兜夜裡孫女兒開心得不肯回家,雖然從下午兩點以後雙腿就撐在廚房裡,累!那是當然,開心!那更是自然!鑼鼓喧天湊活動,那是熱鬧,然而,祭天法祖,這才是中華傳統的本質。

        年兜夜看春晚,可今年我能躺上床時已十一點,春晚已近尾聲,看了兩個節目眼皮已重得抬不起來。在夢中許願:願戊戌年的除夕能得全日假。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