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靜水中的波瀾 / 秋笛

                           

      九月,有幾天假日,女兒幾個月前在內湖的一個旅游地訂了房子,要帶我們全家去休息幾天。可惜,老伴卻突然離我們而去;本來想取消此行,可是訂金都付了,退房要扣一筆錢,不合算,於是只好照原來的計劃前行。

 

      老大一向很內向,以往全家出去遠遊,都是老伴在說服他同行,這次他堅決不與我們同行,說他想單獨安靜幾天。我也不想勉強他。

 

      那天本來打算早飡後就出發,結果忙到下午兩奌鐘才起程,走了一個小時,停下憩了半個鐘頭後,又往目的地直奔馳,六奌左右才到Pagsanjan的教堂,本該往右拐,可是那邊在修橋不能通行,只能往左拐。那是一條大路,我們以為有轉彎的地方可拐進原來要走的路,沒想到那是一條超速公路,完全沒分義,女婿打電話到porta verde,那邊的人要我們直走到有檢閱站的地方,再拐進右邊的路走。

 

      往右邊的路走了一段之後,出現在眼前的是蜿蜒的路,這使我想起了年軽時代往碧瑤的環山路....

 

***

     

             巴士往上爬的時候,坐在車廂前座的我們就都仰望著天空。蔚藍的天空,朵朵白雲飄蕩著,那時候,有一位同學說:

    

        「看,天開了。」

 

     於是另外的同學就高唱:


    The windows of heaven are opened,

 

    The blessings are flowing today,

 

    There's joy, joy, joy in my heart, for Jesus makes everything right.....

 

 ***

 

      車子一直奔馳,公路上的車廖廖可數,天漸漸地黑了,我們還沒到達目的地。好不容易看到了check point,女婿再次與休假村的人聯絡,他說継續往前就看得到。我們往前走了一刻鐘,什麼也沒看到,只好又打電話查詢。他說我們已經「走過頭」,要往回走,他會叫人在路旁等我們。

 

      走回頭路不久,就看到有人站在一條小義路口 ,他身後有個很不醒目的porta verde的碑子,原來那個休假村是在小路的盡頭。天黑路又不熟,誰能找得到?

 

      很小的一個休假村,就在一個小山上,有幾座木屋,我們住的那座木屋一邊面向湖,一邊向兩個逰泳池,一個成年人的,一個給小孩。清晨六奌多鐘就聽到有人在戲水。小外孫和孫子也想跳進泳池。誰知一下水就立刻發抖。原來這裡沒有溫泉,只好等太陽高照時再下泳池。

 

      不久,年軽人又跳進游池。我一個人坐在天台上看湖水。平靜的湖,在並不太高的山上,雖不及新疆天山天池的壯麗,但也算是個美景。曾幾何時,我和老伴及四位誼兄姐結伴遊絲綢之路,如今老伴已離開我們將近半年,而一個月前,與我們同遊的一位誼兄也與我們永別了。人生路匆匆,生命也不在我們的掌握中。

 

       面對這平靜的湖水,我心想,生命就像這湖水,看似平靜,孰不可知湖的深處隱藏著什麼危機。去年七月中旬,老伴還健健康康地上台接受傑出校友奨,誰能料到還不到一個月竟撒手人寰?

 

      面對這平靜的湖水, 我的心在看似寧靜的軀體內絞痛著。

 

                                                                      201210月初稿   / 201711月完稿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