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搖櫓人 / 段春青

 

在棕櫚樹葉的小亭子,聽著緬甸流行歌曲,聽著木橋上人們行走來去的聲音,我如一個陌生人,仔細觀望著《情人橋》。從來沒有像如此悠靜,像亭外一排木舟上的槳,安靜地橫在舟上邊。之前,我就坐著其中的一只木舟,從江對岸過來的。

 

舟船在水裡,僅是雙槳在水裡的動靜,幽雅的,閑閑的。我與搖櫓人說該唱歌。他笑說:搖櫓一輩子,倒第一次聽說叫唱歌的!他頭上戴著一只椰葉制成的懷舊的帽子,土黃色紗籠緊緊系在腰間,皮膚比不蕩槳的人曬得還黝黑。他是從這支流過去的伊洛瓦底江岸邊的一個村莊過來,中午得備來食物。只是靠帶旅客穿過橋低回溯劃槳,掙的是汗水錢,也是不大心安的錢。之前他試探性地問我:今日到午後,還未載過一位客人。你就坐坐,大叔搖櫓很穩當的。我也不知由於何故,竟坐上了小木舟。

 

劃船時他怕以為我不安心,又說:冬末春來時候,旅人多,一天可來回劃好幾趟。只是當雨季下來,江水漲起時候,大叔是敢劃船的,可人家卻不敢上船了。

 

船輕輕地,水鴨子一只兩只成群地叫著。釣魚的人下入水裡,水齊腰,他們就這般沒有動靜地站在水中央,執魚竿,在水裡垂釣水中的魚。我說船劃慢一些吧,不去驚擾水鴨和魚,而且景色太好!搖櫓人也是懂得,悠閑地搖,不多話,偶爾經過該拍照的景點時才說上一兩句。

 

渡過一彎淺灘,灘邊有一個看守水鴨子的人,坐在一處看著遠近的景色,偶爾還看看鴨子,也看看指甲。搖櫓人來到這裡,已經在擦汗了。他和與其他靠木舟吃飯是的人家一樣的,辛苦的在旅游旺季攢錢,去度過沒有旅客的雨季。

 

一個搖櫓人養著一家人,他們踏踏實實地流汗賺錢和生活。在水上,從不知道這條江的來處和去處。不曾在意木船和身體所要在這水上飄移的意義,只是簡單的生活。舟的擺渡,生活的擺渡。一顆不貪的心是需要的。

 

在水的藍和景的恬然間,每個人的自我角色都在不斷轉換,對面的舟蕩來,我的舟蕩去,我是他們的風景,他們是我的風景。詩的感覺,在橫渡的舟上。生活,卻各自在自己的氛圍中默默體驗。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