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喜見堂侄 / 秋笛

                       

     那天早上,電話鈴聲一響,我從沙發上站起來,想去接聽;女兒比我早一步接聽。然後,她按住話筒,軽聲問我:

     「媽,說他是阿利。你認䛊他嗎?」

       阿利?他回來了?

       我趕緊上前接聽,「姑啊,」很熟悉的聲音。是他,我的大堂侄。

      「什麼時候回來的?」

      「前天回來。昨天,我和岳父要去找你;但是繞了好久,找不到你們的村子。」

     「你現住哪兒?我去找你。」

      他把地址告訴了我。第二天,我讓家人開車到他岳父家去接他。

** *

      堂兄、嫂從廈門移民菲律賓後,就一直和我們同住。那時候,我們還住在華人區家俱店的二樓。後來父親在僑校附近建了一棟房子,我們住二樓,堂兄嫂住一樓。兩個堂侄就在那裡出生。大堂侄和我相差五㱑,二堂侄小我六㱑。上小學的時候,堂兄每天早上陪我和兩個侄兒走過「奈何橋」去學校。學校𥚃,好多老師和同學都以為我是他們的姐姐。後來,堂兄為了申請入菲籍,兩個堂侄便轉進菲校,直到入籍手續辦好了,他倆才再回僑校上課。

     大堂侄大學畢業後到銀行工作,二堂侄唸完醫學便到美國深造,幾年後,他們全家移居美國,我們也很少聯系。我到美國去旅游時,只在電話中與他們聯系,卻抽不出時間與他們相聚。

** *

      多少年過去了,我們都沒有聯系。上個星期突然接到大堂侄的電話,說他回來辦事,我約好他第二天相見。

      第二天,我十點多鐘就到他岳父家去接他。

      見到他,我心有奌酸,他看起來很蒼老......

     我先陪他到王城,在聖爹戈堡繞一圈,再去看他當年在那裡舉行婚禮的聖奧古斯汀教堂。

      午飯過後,我們坐著閒聊一會兒,再去參覌華裔博物舘。

       這一路上,我一直牽著他的手,就像當年,我一手牽著他的手,一手提著書包,面向朝陽,走在石頭、泥濘路,踏上搖搖欲墜的「奈何橋」,一步步地走向學校......                                                  

2017-12-16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