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礼物/夢凌

                            

     “嗨!志强,已经是红灯了,你不卖报吗?”

     响亮的叫喊声,把一位身形瘦长、正出神地望着对面马路的男孩子,吓了一跳,他手里捧着一大叠报纸,快速地来到马路上,在红灯中的汽车间绕来转去。

     平时,只要黄灯一停,这些孩子便开始叫喊卖报、卖花串,或是准备帮人家擦擦车门、擦擦玻璃镜。

     今天有点特别,因为今天是儿童节。

     还记得他离开学校的那一天,他的级任老师说:

     “不要退学!再过半年他就小学毕业了,这样离开学校,会断送孩子的前程的呀,大嫂。”

     母亲坚持这样做,她说:

     “我们家里太贫穷了,没办法再保送他上学。其实我也不忍心让孩子退学,天底下哪有做父母的不爱自己的孩子?知识不止是在书本上。”

     就这样,年纪还不到十三岁的富强,流落在街头上,在十字路口卖报纸、卖花串。     富强有四兄妹,他排行老大,去年,爱喝酒的父亲在驾驶出租汽车时,发生事故而身亡,家里的生活本来就贫穷,失去了父亲,生活的重担都落在母亲和他的身上,记得父亲常说:

     “我们家太穷了,我们家大儿子就叫富强吧。希望他长大后生活富有,不像父母亲一样都是穷光蛋。”

   父亲死后,那个梦想距离他越来越遥远了,他每天的收入不多,只靠卖报、卖花串,一天也只能挣个五六十铢;母亲卖咸鱼,每天挑着胆子,在大街小巷中叫卖,可生活还是拮据。

     近来,母亲常唠叨:

     “现在经济不比以前,做什么都没有赚,还要常常受到执勤保安人员的追赶。”

     “妈妈,您为什么不在市政府所规定的地方叫卖呢?”富强问。

     母亲怔了好一阵,回答:

     “那些摊位的租金很贵,我们负担不起,只有我们这些穷人才会偷偷摸摸地摆在任何一个可以摆卖的地方,而那些执勤保安人员很可能会追赶我们,我们还必须冒一冒险。”

     母亲停顿了一会儿,又说:

     “我们穷人,如果不做,就真的只有等死了。我们不能等别人来救济我们,我们只有自己靠自己了,懂了吗,孩子?”

     富强没表示什么,只是静静地望着母亲。

     卖报也不是一件很顺利的事儿,因为有人认为在街上喊卖报不太雅,担心外国游客对国家有看法而受影响。富强常常问:

     “那么谁会伸手帮助我们?如果我们不卖报纸或者花串,我们要喝一杯水都困难呀。”

     一个人如果一点零钱都没有那该怎么办?

     富强喜欢看报纸,绿灯时,他手里捧着报纸,会仔细地看一些新闻报道,常阅读报纸,让富强的阅读能力有所提高,他常常想着母亲的那一句话:

     “知识不止是在书本上。”

     最近常有消息,有关部门就要把流落街头卖报纸卖花串的少年,抓起来送进少年管教所。

     在十字路口的一位警察伦叔说:

     “知道吗,我不想抓你们,可是我们这些做手下的,违抗命令就等于犯错,来势不好时,你就停一两天吧,但如果停了没有钱买饭吃,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躲避。”

     伦叔继续说下去:

     “我懂穷的滋味,真的好难过,可是又有谁穷了不懂自我寻找门路,而我们的上司都很忙,忙着吵架,忙着找事儿。”

     伦叔说了一大堆,他看见富强正望着他,于是,他伸手摸着富强的头,说:

     “我又多嘴了,说的那么多,你怎么会懂呢?”

     伦叔伸手在台桌上按了指示灯,一辆辆汽车又停了下来。

     “你去卖报吧,我就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这是孩子们听到的最好的声音,他们来至马路,又开始穿梭在汽车行间。

   富强的这一组朋友年纪相仿,都来自不同的贫穷家庭,而且每个人的名字都很好听,如那位年纪最大的叫“金行”,有一位瘦瘦的叫“博士”,另一位比较矮小的叫“吉祥”。富强常说:

   “这十字路口还真的富有,有“金行”,有“博士”,有“吉祥”还有“富强”。”

     “将来可别忘了大家。”博士提议。

     吉祥第一个反对:

     “那是不可能的事儿。”

     金行说:

     “我们活着都应该有希望,今天不好,明天也许会好,即使明天也不好,我们也不能没有希望!我听我外婆说,有志者事竟成!”

     大家谈得兴致勃勃,当绿灯时,金行又说:

     “我们来自东西南北,高低胖瘦不一样,可你们知道吗,我们有一样东西是一样的。”

     大家回答不上来,金行说:

     “我们相同的地方,就是大家都是穷人!”

     大家都笑了,只有富强静静地发愣着。

     “你怎么了,富强?”博士问。

     “我想参加儿童节庆祝会。”富强轻声回答,并低下了头。

     金行走过来,拍了拍富强的肩膀,说:

     “我只想把这些花串卖完,然后快快回家。”

     博士接着说:

     “别再想溜到哪儿玩啦,日子过得去就够了,儿童节是那些有钱子弟的节日,和我们这些卖报卖花串的人无缘。”

     吉祥也说:

     “没有谁说我们不准参加儿童节庆祝会,去了也是被人轻视,等我们长大了,我们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工作,没有人想一辈子都卖报卖花串的。”

     富强感激地望着面前这些同病相怜的朋友。

     天色渐渐的晚了,马路上还是热气逼人,再加上满街的灰尘,真的让人难受。富强手上的报纸已剩下不几份而已。

     孩子们都累了,叫喊了整天,声音也嘶哑了,儿童节也像太阳下山一样,慢慢地消失在地平线上。富强终于卖完了最后一份报纸。

     拍拍身上的灰尘,富强准备回家了。

     一个红彤彤的圆球在眼前晃过,原来是一个气球,博士正拿着气球线圈。

     “我在马路那边捡到的。”博士说“我给你。”

     好美好大的气球,可是…..富强望着博士。

     “从一辆汽车里头掉下来的,送给你,你一定会喜欢的。”博士笑着说,把气球线圈塞到富强的小手里。

     “我…”富强望着手里的气球,他想,把气球带回家,弟弟妹妹一定很高兴。忽然他又想起了什么。

     “你不带回去给你弟弟吗?”富强问。

     博士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两只眼睛注视着富强,一脸的真诚。

     富强微笑地回报博士,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握着,好大好红的气球在双手间摇晃着,微笑着…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