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惦念老友秋笛

                       

      幾天前在唐人街碰見久違的老友。我興奮地向他揮手,他卻毫無表情地向我点個頭就繼續往前走。我怔著站那裡,看著他遠去的背影.......

***

       J是我們中學時代那群好友的老大,我知道他的家境不好;因此中學三年級時,他轉進了夜校,從此,他只能在星期天才能和我們相聚。他從來沒向我們談起他的家事;我是無意中發現的......

      有一個星期天,他伴著我走回家,不知怎樣,我手中的一張歌譜突然掉下地,我剛要蹲下去撿起來,他已彎腰幫我把紙撿起;而當他彎腰的那時刻,一張紙從他的衣袋掉下來;我想幫他撿起,他搶先把紙撿起,那一刻,我瞥見那是一張當票,上面寫著「手錶」。這時刻我才注意到J腕上的手錶不見了。......

      他父親除了娶了正室,還有個姨太太。J和他的一個姐姐是姨太太一房的;但是他的親娘早逝;所以他和姐姐就和正房的子女一起長大。或許是因為家境的關系,J很早就放棄學習中文而轉進夜校,因此,我們只能在主日崇拜會上才見到他。

      他本來就沉默寡言;和我們在一起,他大部份的時間都是個聽眾。轉進夜校後的那段日子,他的話更少了。後來,他也不再參加崇拜會,說是星期天也有上課。我們的聯系越來越少。最後都沒有他的音訊了。

      幾年後,聽説他成家了。我們四處打聽,終於得知了他的住處。

      有一天下午,我特地讓司機開車,按著地址去探望他。

      他的家就在市郊的一個山頭上。車子沒辦法開上去,只能停在半山腰,我下了車,慢慢往上走。

      山上就只有他一戶人家。

      那天,J不在,我只見到他的太太。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J嫂露出笑容,説她曽聽見J提起我以及其他的朋友;只是沒機會見面。

      J嫂聊了一個多鐘頭,太陽已偏西,J還沒回來,那年代手機還未面世,我只好回家......

      幾年過去了,這段友誼就這樣被歲月給吹淡了......

 

 

                                                                                                             2017-10-29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