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從曼谷飄來的愁雲

 

過客

 

我參加東南亞詩人筆會,

見證了湄南河畔的神話:

正當紅衫、黃杉鬧個稀里嘩啦,

人們請出了杏黃旗,

尊敬地山呼陛下。

陛下不偏不倚

您心目中只有國家。

 

在這個政變頻繁的國度,

即使強人旭日如輪,

在您面前也要俯伏稱臣。

您曾打開王宮,

庇護被鎮壓的臣民。

到了黑色的五月

您依然超然淡泊,

但一語千鈞,

在縫隙中伸展軟實力,

戰勝了桀驁的軍人。

 

揣著一支筆、

一部古舊的攝影機,

泰國每一吋窮鄉僻壤,

都留下您的足跡。

對種植罌粟的窮苦農民,

您從不呵叱:

重重盤剝,

他們所得無幾,

國王灑下同情的眼淚。

於是,您把良種播種在

  美斯樂貧瘠的土地,

國王的荔枝,舉世皆知。

 

泰東北赤地千里,

國王費盡了心思,

要降服旱魃。

他上九天凝聚彩雲,

頃刻化作傾盆大雨。

國王自己出資,

興修水利:

不是老天降雨,

是國王的恩賜

還有兩千多項發明,

雨露之恩,惠及萬民。

 

我仿佛聽到悠揚的薩克斯,

爵士樂劃破紐約的夜空,

飽滿的風帆飛越暹羅灣,

皇宮試驗田,事必親躬。

有誰能做到,行行精通?

有誰的胸襟,人人包容?

只有拉瑪大帝普密蓬!

星宿已歸位,

我跟泰國子民一道仰慕您,

只能遙拜蒼穹。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