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古文的聯想  /  蘇榮超


月前閲報,知悉台「教育部」審議課程,決定將高中語文的文言文比例,調降至「35%45% 。臺灣有關當局為何有此舉措,當事者的思維或目的為何?筆者不敢妄加評議,亦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

記得筆者那段讀古文的歲月,實際上是樂多於苦。上世紀八十年代,菲華的華文学校已全部菲化,每天祇有兩個小時的中文課程。中學四年畢業後,要唸古文,除報讀中正學院的大學選修班外(大修),就衹能自修了。

在那兩年的大修課程裡,教我們語文的師長是姚貽發師和林後康師。這段期間讀過不少古文,印象比較深刻和喜愛的有韓愈的「祭十二郎文」 、諸葛亮的「前後出師表」 、李密的「陳情表」等。那時候還是蠻喜歡這些文章的。當然師長們認真教學,詳細講解,絕對是功不可沒。那麼苦從何來呢?唯背誦耳 ! 讀古文而不背誦,猶如進寶山空手而歸。然而,當瞭解課文的內容,以及一些文言文的慣性用詞后,要背誦古文其實並不如想像中的困難。而且當我們唸得滾瓜爛熟,這些古文便會永遠刻印在我們的腦海之中。至今,我仍能背誦「晉太元中武陵人捕漁為業」陶淵明的《桃花源記》及「唧唧複唧唧,木蘭當戶織」的《木蘭辭》實在是年少時那段苦誦日子之功 !

 那麼,古文又對我們有什麼幫助,或者說實際的效益呢?自新文學運動以來,文言文已日見衰微,古文漸漸的被忽略,甚至輕視。現代人提倡我手寫我口,我們平常用語當然也絕不可能「之乎者也」一番。偏偏,寫文章時在一堆白話文之中,不經意的加上一兩字古語,竟有畫龍點睛之效,通篇文章忽然就靈活和簡潔起來了,簡直是神來之筆。說來就是如此的神奇,就連寫現代詩,倘若有古文的根基,在斷句和轉折之間,總能得心應手,如有神助。而古文的內容和主題,則多為淨化人心之作。教導我國固有的傳統文化,自古以來的忠孝節義或者誠信仁愛,而這些不正是如今現代社會,現代人最最缺乏的養分嗎?經濟騰飛,人民的物質生活富足起來了,而精神和人文等方面的素養卻沒有得到相對的提昇,道德淪喪敗壞,社會風氣頹廢,世道人心浮誇叵測,這是否就是因為古文的提倡不力,功效不彰?

日前讀到莊適源師的鴻文「忘本者的嘴臉」及「承前啟後的重任」瞭解到恩師學習古文的刻苦過程,以及對有關當局刪除文言文后的痛心疾首。筆者才疏學淺,寫不出什麼像樣的文章,但對老師的正氣和才情,確是佩服得五體投地的。

相信正義不死,老祖宗遺留下來給我們的文化遺產,絕對不會磨滅。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