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在抹谷城裡養綿羊段春青

 

聽說過這樣一件事情,有錢的人用車拖著錢,沿路的進入別人家門,帶著合約,買家手指土地的大小,問要多少錢?那家人家看見大車的錢,抵擋不住誘惑,就說了個數字。買家不殺價,不皺眉,照數給來,就讓賣的人簽了字。沿路一片地的大搖大擺的買著去。若碰到不賣的,就把錢大把大把的疊,不信不賣。相對而言,這是稍微文明的土豪購地方式。有別於此,是養綿羊模式的貴族占地方式。不信吧?就發生了!讓我說說在抹谷發生的事。

 

 抹谷這些年一直有一家頗有勢力的傈僳人家,這股勢力,完全用金錢堆砌並且在此地風風雨雨。他們的後代在學校,連老師都告誡同學,要盡量忍讓。聽說上次《抹谷雨》內的成員因只對同班的那位他們家的後代女同學說了一句:輪到我們值班了,一起去掃地吧?隨後她母親風風火火來到學校,大鬧女兒在家是公主似的生活,掃地這種低下的事如果再要求,當心在路上被攔截……結果經過訓務及教務主任極力的安撫,一度囑咐被罵得狗血淋頭的學生忍讓,便了了此事。

 

 最近,事情終於落到了我們家頭上。父親生前,我買給他的八畝土地,因他去世後一直沒人上山。期間有好幾位不同面孔的傈僳人來我家,問要不要賣這塊地?我都一一回絕了。並且數次去申請辦理土地擁有的證明。負責辦理的人是傈僳人,總以正聯系相關人員的話回復。這下好了,那家有權勢的傈僳人家去地裡偷偷建起了水庫。去交涉,卻說地是他家的。附近的軍人往他們家身後腰板直抖抖地站著,就是不讓。

 

 諸如強搶圈占土地的事情,抹谷時有發生。無法正常辦理相關手續,土地都是幾代人守著種地而來,只有民間的相互信約,沒有什麼土地擁有證明,於是形成律法上的失誤,導致許多人不斷失去自己的土地。

 

綿羊本來可以被馴服,但為著豐茂的野草,它們變了,腰板挺挺地瞪著血絲的眼要吃掉樸實的人群。它們確實就是莫爾在《烏托邦》裡說的那類羊。

 

我不知道一代強富之人能影響他自己的幾代人,但卻影響得了許多平實的家庭。而不嚴謹的官方程序,卻影響得了山城裡的幾代人。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