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小树/志平

 

挡风玻璃上的雨刷忙碌地来回摆动,努力刷走忽然降临的倾盆大雨。

 

表镜凝结的雾模糊了我的视线,但我仍看得清楚手表上的五点三十分。大路遇到下班时段就特别堵车,下大雨更加剧了这种情况。

 

天很快就暗了。路边一棵矮小的美化树在狂风无情地吹袭下,正摇摆着它的小树枝,树枝上好多片叶子还被吹落,我禁不住摇头叹息。在堵车将近十分钟里,前方的公园一座凉亭里蜷缩的小男孩引起了我的注意。

 

趁着前方的车子向前移动,我下意识地把车子驶进公园内的停车位。撑着伞走向那孩子,我瞧见他瘦小的身子在寒风中颤抖,瘦削的脸颊还不停流着泪。蹲下身,我眼眶有些湿润地安慰他:小弟弟,你不要再哭了,好吗?你的父母呢?

 

男孩有点吓着,许是对我的出现感到意外。他含泪凝视着我,但依然没有停止啜泣。什么事让他哭得那么凄凉呢?我虽心中好奇,但并没多问。就在伸手想拭干他的泪水时,他哽咽地喊:不要碰我!你们统统都是坏人……就立刻站起身,恨恨地盯着我,好像我得罪了他一样。你们……你们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我还来不及反应,那男孩已经冲出了凉亭。于是我马上阻止他:现在下大雨啊!你不怕淋雨吗?待会儿生病了怎么办?看到地上有一本日记,又大喊:等等!你忘了你的东西啊!

 

大雨大风大概把一切声音都封锁了,他什么都听不见,早已越过马路跑开了。这样带着坏心情淋雨跑,肯定会出事的!我慌忙拾起他的日记并追出去。不管怎么追,我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转角处。

 

手上的日记使我灵机一动,我于是立刻把它带到附近避雨的地方。

 

我几乎翻透了整本日记,不过就是没找到男孩父母的任何联络号码,有的只是他满满的心情纪录和一些图画罢了。就在想合起日记的时候,里头娟秀的笔迹吸引了我。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翻阅今天三月三十日的心情纪录:

 

今天国文测验考了九十八分,爸妈还把我骂得狗血淋头,太可恨了!是不是我死掉他们就可以安心了?天天读书,天天补习,难道要逼死我吗?现在又要读多一科历史,唉!考全A又怎样?我根本不快乐!我那么爱画画,爸妈又不鼓励我画画!假如他们肯好好栽培我,我说不定可以画得很好!

 

这几个月哥哥都埋怨中五读这么多科目,如果只读自己喜欢的科目就太好了!爸妈虽逼他很多次,可他很多科目还是考不及格!他说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喜欢华文但又考不到A!后年我就要上中学了,到时将慢慢走上哥哥的悲剧,我的画画梦就再也没办法圆了……

 

读到这里,我动了恻隐之心。后面还有文字,可我再也读不下去了。这时,日记里掉出了一张纸。我捡了起来,马上被纸上的图画吓呆了!

 

一个男孩流着泪坐在高楼的阳台眺望远景!天啊!这孩子……

 

我心里顿时又焦急又彷徨。就在这时候,一名青年狼狈地在雨中喊叫,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先生,请问你有看到我弟弟雨聪吗……他焦灼地问我。

 

雨聪?这不是那男孩的名字吗?我来不及回答,青年就好奇地问:这不是雨聪的日记吗?你怎么会有他的日记?他现在在哪里?

 

我……我……我吞吞吐吐。

 

青年一把抢过我的图画,大叫:老天!

 

蓦然间,他看见一群路人围在近处的马路中央。推开人群,他惨叫了一声:阿聪!抱起了那位躺在血泊中的小孩,回头对我喊:你到底做了什么?你明知道他想自杀,为什么你不阻止……

 

天啊!那男孩自尽了!怎么可能……

 

我太震惊了,根本不晓得如何回应他,只听见他句句血泪的控诉:是你害死他的!爸!妈!你们和教育部到底做了什么……

 

没多久,救护车就赶到现场。

 

雨还一直下。我走到停车位,发现刚才那棵美化树的树枝断了。那棵小树值得好好栽培,可我却亲眼看着它倒下了。

 

想起我是在教育部混饭吃的人,也是对孩子每个科目都要求A的父亲,我不禁彷徨了……

 

 

 

 

(0)
留言:
» 非常感谢编辑的上载喔! - 12/11/2017 12:54 pm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