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屈指可数的父亲節        陈扶助

 

九月初澳洲的父亲節,

孩子们要请老爸吃顿好饭,

问我喜欢粤菜或闽菜?

其实银发耄耋、胃口退化了,

想享受的已非牛排龙虾,

而是酸甜苦辣的亲情。

再美的山水、再雄伟的地标,

许多仍未看过的瑰宝奇观,

老人不会渴望、不会留恋;

但孩子们的一颦一笑,

那怕是胡闹和撒娇,

都牢牢黏在脑海里、心坎间,

忘不了、且回味无穷。

子夜失眠、窗外月朗星稀,

偶尔抬头、视线触及父祖的遗像,

竟有渐行渐近的亲切感。

如果我跟一些人诀别后,

又跟另一些人异域重逢,

我就不孤独、应了悲欣交集这句话。

传说火化炉曾听到哀嚎,

不会把灵魂焗为灰烬吧!

我曾经幻想着化成风化成烟,

守护故居、不离不散。

 

《注:澳大利亚把每年九月第一个星期日订为父亲節》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