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于而凡

 

出国前夕,阿华给我践行。饭后他慎重给我一个纸盒,里头放着薄薄肉色胶膜。知道你为什么到处碰壁?那是因为你脸皮绷得太紧,大家都认定你古板,不想与你一道共事。现在去新地方,理应有新的开始,面对新工作将接触各界人士,你可把这面膜贴在脸面。相信我,定会对你有帮助。

 

对别人我可以存疑,对阿华就不,他从没信口开河讲没把握的事。到了美国,上班前,我就听他的话用上这面膜。说来真神,新同事通常需要时间沟通,可在这,他们都自动接近,不一会我们就熟络了。

 

开始戴面膜不习惯,下班后就急剥下。不过也记得阿华说过,若要效果好别经常剥脱,贴得越久越自然,贴切了我们皮肤,就不会感到不适。所以我也尝试戴久一点,开始是两天脱一次,然后一星期,一个月,真的戴的越久越舒服,以后就干脆不脱。

 

我也真见识了面膜的威力,戴了后,异国的工作非常顺利,接洽生意多见成效。上司非常重用,才半年,从技术部把我调到销售部门,一年不到,再调升成销售经理。举办活动,同事都争求意见,拿我当领头人!这与我一年前的际遇,是天壤之别。

 

我相信这得益于面膜。我曾试着几天不戴,情况立时异样,工作到处碰壁。现在每早晨照镜,我发现镜中面目变得和睦可亲,以前突出的棱角也变平顺。真感谢阿华。

 

专心拚事业,来美一年还没回一次印尼,梅决定来美与我团聚一个月。她来电邮告知行程,还向我寄发她远亲玉萍的婚照。你知道她身边新郎是谁? 啊!这是谁?我吓了一跳。这。。怎么这样熟悉?这。。不是我?

 

忙仔细查看。这个像极我的新郎,只是神似不是形似,看身材完全异样。可这面孔还真的挺熟。一时想不起,忙发电邮讯问,梅很快回话:是叶凌风!怎么忘了? 噢!怎能忘掉?只因他出国多年,一时联想不到。大学时梅是校花,凌风也追求过,没想到她不为这风流倜傥的校园明星所动,反选了我这大众公认的孤僻小子。

 

知道为什么选你而拒绝凌风?有次梅向我表白:有人嫌弃你脸面硬,我就喜欢你棱角分明,那代表你个性正直!凌风长得和亲嘴巴甜,很讨女孩欢心,不过当接触多了,必会觉得太圆滑。没人能触摸他真心,他面孔好似铺上一层膜。从外表看就知你们不是同类人。

 

想到这里,我不由一抖。铺上一层膜?这不是现在的我吗?等一等,真如梅所言,我和凌风面貌神气反差大,初见他婚照怎会误认是自己呢?

 

赶紧把照片从电脑打印出,再拿它与镜中的自己对比。真的,虽然身材脸型细看不同,神态却异常相似,会使人轻易生错觉!是怎么回事?究竟是他变还是我变?还是。。岁月把我俩都改变?我忙又回到电脑打开生活照存档。

 

照片一一开展,在印尼的旧照,包括最后和阿华共餐的都浏览了。我不禁吸了口长气--是我变了!变得太多,现在的我与以前的我,是两个不同的人!以前的我棱角突出刚直不羁,现在的我脸型平顺面目和气。还有,真如梅所讲,从中可看出世故和市桧的神色。

 

我还发现,这不是渐变而是突变,激变是来美国后开始!我不由地出一身冷汗:是那面膜改变了我,把我渐渐改成梅讨厌的类型!惊恐中,不由联想到,梅虽不爱,可多人喜欢凌风,他人缘好左右逢源,这和我现今的状况不是一样吗?梅说凌风像是铺上面膜,不无可能,他是戴着和我相同的膜!而且戴的比我久远。戴膜的人,神态是不是。。一个模型?

 

噢,老天!不能这样,这不是我要的模样,我不想失去以前的自己!我不能让梅看到认可的爱人变成面目全非的市侩!

 

我试着把面膜脱掉。用常法不灵,就试用多种方式,却始终剥不开。最后无法可想,就试用刀子,想把它割破再一片片刮掉。可也失败了,膜早已和我皮肤粘合在一起,这乱割乱刮,顿时弄得皮破血流。

 

这时,我想起了阿华。他教过怎样贴怎样剥下面膜,他也应该知道怎样对付这状况吧?想到这里,我的心顿时一片空洞。。两个月前——阿华在万隆遇车祸去世!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