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微型小說"

 

/于而凡

 

  

假发师一见到她进来,眼睛顿时一亮。叶小姐,终于等到你了!有十年了吧?

 

是的。你怎么还记得我?”“不可能忘了。你这头黑发,我始终惦记呢!我还记得你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好腼腆,那时你还很年轻呀!

 

是啊,那时我才十七岁。是第一次卖头发。为了生计而卖发,觉得丢脸,有点不好意思。”“就是吧,那次父亲求你经常供我们你的长发,你不答允,还说若不是迫不得已不愿剪发。很是可惜,我父亲说,做假发以来见过各种各样头发,你的头发是最漂亮的。

 

我的第一任男友也是那么讲。所以我也为他把长发留着。他是做广告行业,那时我还为他做过洗发液的广告模特呢!” “我也知道那广告。不过,你十年后却又来了。。。

 

那次剪发也是因为他。他遇到一个大客户,那老板是真正的恋发癖,我男友居然要我陪他出游让他爱抚我的头发。我拒绝了,把头发剪掉,和他断绝。

 

可后来你又再把头发留长,对吧?”“对!我终于遇到我的宿命男人,还和他生了三个儿女。他是医生,也很喜欢我留长发。因为我的头发,他很注意参考各种护养头发的资料,每次出国会议回来,总会带来好多种护发水。以后他医生也索性不做,专门做各种与头发有关的品牌代理。

 

可是,你十年前又带头发来这里,却是为了什么?” “那次我得了癌症,要作化疗,而丈夫说化疗后肯定会落发,觉得可惜,干脆先把它剪下,留个纪念。不过化疗过后,一年之内我头发又长得蛮好。所以就把它卖掉。

 

那么,今天呢?怎么又突然要把头发剪掉?”“一年前,我先生从国外进口名贵的洗发水,他叫我来试用。用过后我本来直直的长发居然全卷曲起来,像非洲女巫一样。我先生找厂家讨个道理,那厂方死不认错,会谈中起了争执,我先生受激心脏病突发,送进医院不治而亡。。。虽然,半年后我的头发已经回复正常,可从今以后,我不想再留长发了。

 

假发师从她手中收取长发。那长发还是向以前那么黑亮,柔软又溜滑。三十年过去了,接见她的,也从以前的父亲变成现在的他,可岁月的足迹仿佛无从在发丝上点驻。

 

这应该是你最后的长发,不想留下作纪念吗?

 

纪念应该是留给别人,不是给自己,对吗?

 

关上门,他急迈步进入后厅,找一个泥锅,把长发放在里头,然后把泥锅安置在庭院正中。再后又从屋里搬出一个小桌子,放在泥锅前面。最后,他再从卧房拿出一框黑白照片,安立在桌子上。

 

他爱抚一下相框里的女子,轻轻地诉说:慧茵,告诉你好消息,我终于替你等到了一直追寻的发丝,你戴上它,定会比化疗前更美丽。你也不必为了没头发而发愁了。。。我这就寄给你,希望你收到后,不再留有遗憾。

 

他点燃了一叠浸油的白纸,扔进泥锅中,让火苗把泥锅中的黑长发丝烤烧,让白烟合著焦味儿飘飞上升。。。

 

 

201335日晚完稿于椰城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