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聯歡會偶感 / 秋笛


       母校今年慶祝100年校慶,剛好也是我們畢業55年,因此上個星期,我們的級友會也有餐聚。

      這次的餐聚,來了兩位久違的同學,CK。他倆都是我小學時候的同學;而且當年還是近隣,上下課,都要過「奈何橋」。

      我們那年代,許多男生小學畢業後就轉他校,原因是母校創校時是女校,到後來才男女兼收;儘管如此,我們六十年代的班級還是陰盛陽衰。比我們早一年畢業的那一屆,他們的男生還不到十個。我們這一屆是破紀錄的,男生有十餘個,十個當中”刁皮搗蛋”的也不少。舉個例吧:

 

      上高中三的時候,我們很幸運能在新校舍的三樓上課。那時候,新校舍設備還沒全備,因此班主任鼓勵我們捐錢。當時老師要求我們每位同學至少要為大禮堂捐一把座位。一把座位是菲幣八塊錢。有位男生就問:

     「老師,每一把座位會刻上我們每個同學的名字嗎?」

     「不會刻上你們的名字,只會刻上高中第幾屆的畢業同學贈送。」

     「那不太公平吧?那畢業典禮之後,我們可以把椅子搬回家嗎?」

      全班同學哄堂大笑。

 

     捐款運動的最後一天,我們班的財政股長第一、二節課缺席。休息過後,才看到他和兩三位同學提了幾個布袋子,裝的是紙幣與硬幣。他們把布袋子放在老師的桌子上:

      「老師,這是我們這一班的捐款。老師,好重啊!我們是坐馬車提過來的。」

     班主任看到那幾個布袋子,可真傻了眼。

     下課後,班主任要財政股長和兩位同學把那幾個袋子送到校長室.......

      我不知道校長看到後有何反應。

* * *

      回頭説高小畢業後的事吧。由於母校創校時是女校,中學部是不收男生的;因此,小學畢業後,許多男生都轉校,CK他倆也轉校了。雖然他們與我住的地方只相差兩條街;但中學畢業後,都沒連系,也很少碰過面。

* * *

      我回母校服務的早期,偶爾還會在歸家的路上碰到C同學;但K同學,雖然也住在學校附近,卻從未碰見過他。後來聽説K同學出國深造,修的是有關科學的學系。

餐會的那天晚上,C同學就坐在我的身旁;而K則坐在我們的對面。與K一起來的是我們同班同學的弟弟;奇怪的是他的姐姐反而沒來。同學的弟弟和我們有說有笑的;而那位同班同學反而成為陌生人。那時刻,我心想,是不是研究科學的人,都會像電影中的科學家那樣怪怪的?滿䐉子都在思想如何探究更深的科學知識,而忽略身邊的人際關系?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