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難忘林雅秀校長  /  秋笛

 

        母校今年一百歲了。你有什麼感觸?能否寫篇紀念文章?”朋友在電話中問我時,我聽了好激動。真的,激動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我這一生的歲月,幾乎有一半是在母校渡過的,而我會在母校呆那麼多年,可說是和林校長的一種緣分......

        小時候,家住唐人區家具店的二樓。六歲左右,父母親就忙著為我找學校。我家對面是中山中學,是廣東人辦的,我又不會粵語,自然沒辦法到那裡上課。後來,我被送到離家稍遠的聖軍學校。剛開學的那幾天,父親站在課室外等候;我坐在座位上,眼睛一直盯著站在窗外的父親。父親的身影一消失,我的眼淚就會掉下來。

        那幾天,老師也沒教書。她整個早上坐在位子上,忙著和家長說話。我的眼睛則一直沒離開那個窗口。有一次看不到父親,我眼淚就快掉下來。不一會兒,我又看到了父親,我不安的心才安定下來;原來父親去買奌心給我吃。

        我從小就怕神父、修女,這或許是由於他們那套黑與白的長袍吧?!在家具店居住的那幾年,每次看到神父、修女進我們的傢具店,我會趕緊跑上樓。

        上課的某一天,有個修女走進課室,我一看到她,就大哭起來。父親趕緊進課室把我抱走。從此,我再也沒踏進那間學校。

        不久,我們搬家了。

        有一天,在僑中上學的姐姐放學回來,告訴母親説她看到學校對面,有一戶人家,經常有小孩出入,要母親過去看看。

       第二天,母親就和姐姐過去打聽。原來那是一家”私塾學校”。校舍就是老師居所的一樓。後面還有個小花園。於是我進了黃慈悲老師的”私塾學校”。一年後 ,黃老師寫了推薦書讓我轉進母校──聖公會中學。

 

       我還清晰的記得,有一天上英語課時,是黃佩瑄老師在教書,辦公室有人來叫我,把我帶進位於舊校舍樓梯下一個小房間,坐在裡面的是林雅秀校長。那時候她可能是副校長或是教務主任吧?

        她微笑地看著我。

        "你是劉美英?"

       我奌奌頭。

       她從抽屜裡拿出一本書,翻開其中一課,要我唸給她聽。

       於是我讀了:

      「張打鐵,李打鐵,

       打把剪刀送姐姐。」

       之後她說了幾道算術題讓我回答;我默默地用心算,她對我說:「你可以伸出手指來算。」但我沒有。最後我考試過關,被編進小學一年級。那時候我們的英文級任老師是黃佩瑄老師,下午班是郭淑清老師。我就這樣和聖公會中學結了緣。

 

        十二年的光陰流水般地過去。十二年中和林校長接觸的機會也不多;唯有星期天的清晨,我走過”奈何橋”去赴崇拜會時,才會碰見林校長。

        唸大學的時候,黃植品老師要我課餘的時間去學唱歌。起初是他親自教我,後來他便介紹我去跟Ms. Santiago老師學唱歌。兩、三年後,我借用母校新樓的大禮堂舉行演唱會。

        演唱會那天,林校長親自到大禮堂指揮員工安排親友送來的鮮花。會畢並上台與我合照。

        大學畢業後,母親捨不得讓我到美國,此地的醫學化驗師待遇低,還要值夜班,母親也不喜歡我值夜班,讓我覺得很懊惱。

        一個主日的清晨,我走過”奈何橋”, 從學校的旁門走向教堂。剛踏進校園,碰見了也要上教堂的林校長。

         “校長早。”

         早。”她微笑著向我點頭;然後接著説:”畢業了?有工作了?

         畢業了,還沒工作。 ”我回答,接著我突然問校長:”學校需要老師嗎?”

        她轉過身來看我,說:”你想教書?”

        我媽捨不得讓我去美國。”

        那是當然的。我知道你是老么。”

       此刻,我們已走到教堂大門。我讓校長先進教堂,自己才到詩班室集合。

 

        那年開學在即,我接到在母校服務的老同學打來的電話,要我去見林校長。

        見到了林校長,她説:「有位老師病了,醫生説需要手術,因此她必需請兩個月假,我說要找代兩個月課的老師不容易,因此,我建議她請一個學期假。所以我要你來代一學期的課。」

       我就這樣代了一學期的課。上學期剛要結束,校長又約我談話:

      「你下學期能留下來嗎?」

       我看了她一下,笑著奌奌頭。

       「小學部的洪老師全家要移居外國,我想讓你接班。」

 

        為此,我繼續留在母校服務。卄四年後蒙主帶領,到另一間學校服務。雖然我已離開母校,但我心仍然感謝林校長對我的眷愛與照顧。林校長後來因為學校政策變動,她帶著傷痛的心情退休。她退休後,我曽去拜訪她,她對我説了一句話:

       「我心痛的是學校三位不同國籍的人逼我離職。」那時刻我真不知該如何安慰她。

        當時,我也不清楚她所説的那”三國的人”是誰。事過多時,我才漸漸知道她們是誰。我心中只有一個問號。為什麼這種事會發生在教會學校裡?

        中學時代在夏令營的獻心會上,蒙主呼召,同時也認為學校應該比商㘯單純;只要認真教書,不需巴結上司,因此便決定執起教鞭。多年後才知道,學校環境並不如我想像的那麼單純。

        在母校服務了二十多年,校長、主任都易人,我和幾位同工看到也嚐試到學校一些不公平的待遇,因此我們每周日崇拜會後,経常聚在一起,為學校禱告,同時也把心中不愉快的事告訴上帝,將近一年之後,有位年軽的會友對我們説:「你們求上帝讓你們辦一間學校吧!」他的話讓我們嚇了一跳。但我們當中有人贊成他的建議。於是,在上帝的引領下,我們幾位同事先後離開了母校,在教會兄弟姊妹的贊助下辦了一家小小的幼兒園。雖然離開了生活幾十年的母校;但是,林校長對我的關心與愛護,我永記不忘.....     

                                                                                                    2017-05-09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