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詩中有畫   畫中有影卡夫

── 讀葉莎新詩截句梅花鹿访友

 

葉莎是個詩人,也是個攝影家,現在開始習畫。詩人通過文字組成的「意象」來詩寫她所看見的世界。攝影家通過捕捉「光影」的變化及時留住瞬間發生的事。畫家藉著線條和色彩搭配的構圖重建她眼中的景物。無論是寫詩、攝影和畫畫,她們除了要有一雙能發現「美」和能捉住「美」的眼睛外,還要懂得如何選擇和善用最好的「視角」來讓我們看見她們所看見的世界。

 

在葉莎身上,詩、攝影和繪畫是相通的。她寫詩時,有時彷彿也在攝影,後來又好像在畫畫,尤其後二者更是難分彼此。本文正是嚐試從這個角度試讀她的兩首截句。

 

梅花鹿
將曠野奔跑成風聲
有人記得梅花和小路
詩記得
牠疲倦的蹄子

 

訪友
櫻花沿路奔跑
我一路閃躲
好不容易來到你的小木屋
只見窗子嗡嗡的飛著

 

「將曠野奔跑成風聲」〈梅花鹿〉和「櫻花沿路奔跑」〈訪友〉分別是這兩首詩的第一行。從詩的敘事眼睛來看,她在前者是個旁觀者,在後者則是以「我」作第一人稱自述。從攝影的角度來讀,它們充滿動感。她看見一群梅花鹿在曠野中奔跑,牠們奔跑的速度很快,快到她只能聽見「風聲」,立即就舉起手中的「相機」捉住這瞬間的一刻。無獨有偶的是,當她坐車去訪友時,一路上迎面而來的櫻花彷彿也在往前「奔跑」,其實櫻花沒動,是車在開動,而且速度很快。

 

緊接著「風聲」的下一句是「有人記得梅花和小路」,我彷彿看到由於梅花鹿跑得太快了,路上都是牠們丟下的點點「梅花」,這是一幅充滿詩意的「畫」。雖然後來梅花鹿跑到無影無蹤,可是「詩記得/牠疲倦的蹄子」,詩就是葉莎,別人只記得梅花和小路,惟有她記得牠「疲倦的蹄子」,言外之意自然是不言而喻。

 

緊接著「櫻花」奔跑而來的下一句是「我一路閃躲」,這是一種充滿詩意的動態攝影。最後她「好不容易來到你的小木屋/只見窗子嗡嗡的飛著」,她用「好不容易」來詩寫她一路閃躲的「辛苦」,給我們留下
許多可以想像的空間。不只如此,她讓我們也看見畫裡「窗子嗡嗡的飛著」,她的風塵僕僕自然也是不在話下。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