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在生活中發掘閃小說題材 / 林錦

 

 不同的時代會產生不同的文學,或文學樣式,或文學內容。文學樣式(文體)的產生過程往往是持續性的,有的經過漫長的歲月,有的在短期內形成。閃小說新文體的產生,相對來說比較快速。這主要是因為進入21世紀以後,文字信息與視頻通過互聯網、手機等新媒體超速傳播,給作者和讀者對微文本的需求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技術條件。

 

“閃小說”這一概念的明確提出與倡導,則是2007年才出現的。2007年1月,中國馬長山、程思良在“天涯社區 Ÿ 短文故鄉”發起了“超短小說征文”,反應熱烈。隔年1月,馬長山和程思良主編了第一部閃小說集《臥底:閃小說精選300篇》。該書出版後,引起廣泛關注與好評,閃小說便因它的特質而迅速崛起,在短短的幾年裡,便在世界各地風行,成為和微型小說一樣受歡迎的新文體。

 

閃小說一個比較棘手的問題是字數,目前一般認為,閃小說以300字內為佳,600字為限。閃小說自2011年開始閃現於東南亞文壇,泰國、新加坡、印尼、馬拉西亞、菲律賓等國的許多新舊作者都躍躍欲試,積極創作閃小說。泰國於2012年出版了《泰華閃小說集》(司馬攻主編),收36作者的378篇作品。在新加坡,由於閃小說受到讀者熱烈歡迎,提高了作者創作閃小說的熱忱。新加坡作家協會便於2013年9月編選出版了《星空依然閃爍-新加坡閃小說選》(由希尼爾、學楓主編)。該書收集了28名作者的139篇作品。

 

閃小說比微型小說的篇幅更短小,字數限定在600字內。在寫作上追求“微、新、巧、精”。微,指篇幅超短;新,指立意別出心裁;巧,指構思巧妙;精,指用精簡的文字表達深刻的主題。閃小說如詩歌中的絕句,藝術品中的微雕。閃小說創作對作者來說是極限的挑戰。

 

文學離不開生活,閃小說也一樣。生活是一張網,一般很大很大,是一個面,就是生活面,裡頭有很多線,固定的和不固定的線。我們常說在生活線上奔波勞碌,在生活線上掙扎求存。這些生活線互相交結牽連,就構成面。線上有無數的點,發生在生活中已知或未知的事件,就是點。不管是生活中的點、線或面,都和人性分不開。因為小說是由環境和情節中的人物構成的,因此人性的刻畫和塑造是閃小說永遠的主題。

 

寫閃小說,不能沒有點子。這些點子,有人把它叫做“閃點”。閃點就是閃小說的“小說眼”。所謂“小說眼”,可能是一個詞語,一句話。它必須和小說內容的各部分有關聯,相呼應,往往對閃小說的思想內容起著關鍵的作用。我這樣說有點抽像,現在以印尼曉星和袁霓的作品加以說明。

 

曉星的《自作自受》的小說眼是“電線”。這篇作品講述了一個新建工廠在采購和安裝電線過程中,老板金盛交代廠長蘇勇和五金商行龍經理,工廠要用最好的電線。結果,蘇勇用紅包收買五金商行經理,兩人串通偷換次等電線。接著陳督工也如法炮制,向商行經理塞紅包,再次降低了電線的品質。工廠管理層人人都為了利益而貪污,喪失了誠信和道德。工廠建成開工三個月後,因劣質電線短路造成工廠失火,廠長蘇勇葬身火海。小說通過兩個管理層負責人因貪污用賄賂的手段進行交易,結果自作自受。小說用寫實的手法,通過“電線”這個小說眼,揭露貪污受賄、違法亂紀。曉星以微小篇幅,新穎的立意,寫實的手法,反映社會普遍存在的貪腐現像。

 

接下來談袁霓的《不必再來了》。《自作自受》寫社會問題,《不必再來了》寫家庭的事。袁霓描繪了一個苦命母親和一個不孝女的故事。這篇的小說眼是淹水。因連天大雨導致雅加達一處河堤決口,爆發水災。年老的母親關心女兒的安危,孤身一人涉水去找嫁入豪門的女兒。令人心寒的是,女兒看見落魄的母親出現在眼前,不僅沒有安慰照顧,反而覺得因母親寒酸而感到自己顏面盡失,告訴母親“以後不必再來了”。母親傷心地離開,在涉水回家途中,不幸踏空跌進河裡,葬身水中。一個涉水往返的簡單情節,勾勒了兩個人物,冷酷無情的不孝女兒和愛護子女的偉大母親。讀者讀後的愛憎情緒,久久不能平復。曉星和袁霓處理小說結局異曲同工。曉星安排貪污的廠長葬身火海,袁霓讓小說中的母親意外落水犧牲,兩者都是為了加強小說的震撼力。

 

以上所舉兩篇閃小說作品,都達到“微、新、巧、精”的要求。題材都來自生活。在生活中注意到“點”,電線和淹水,然後通過人物、環境和情節的線,把他們互相交集在一起,就完成了結構完整的閃小說了。


附錄一:曉星 《自作自受》


金盛在蘇勇肩頭上一拍說:采購工作交給你一手辦理,我信得過你!

他再轉向五金商行龍經理說:“工廠耗電量大,安裝電線全部選用質量最好的。我信得過你!”

隔天,蘇勇帶著10捆電線向龍經理退貨:“替我換次等電線。”

龍經理一愣,蘇勇悄悄地給龍經理手中塞了一個紅包,說:“保密!”

再過一天,陳督工帶著8捆電線向龍經理退貨:“替我換再低一檔次電線。”

說著,他悄悄地給龍經理手中塞了一個紅包,說:“保密!”

工廠建成開工。三個月後電線短路失火,廠長蘇勇葬身火窟。 (219字)


附錄二:袁霓《不必再來了》


雅加達連天下雨,如天破了洞,下得震天價響,夾著大風,吹打著窗戶,她抖索著……

“漲水了……”有人呼喊,她出來時,水到小腿上了,鄰居七嘴八舌:“河堤決口,豪宅都淹水了。”

天蒙蒙亮,她捲起褲管,涉水走去。唯一的女兒剛嫁一個有錢人,她牽腸掛肚。

水已淹到膝蓋,踉踉蹌蹌走到女兒家,女兒家高,沒淹到,看到她落魄的一身,女兒又羞又急,把她拉到一邊,“媽,你來干嗎?以後不必再來了!”

老伴早逝,辛苦養大的女兒啊!……她踉踉蹌蹌再走回去,路上的水與河一樣高,她不小心踏空,沉下又隨波而漂…… (236 字)


07.5.2017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