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清明節過後(散文詩)

 

過客

 

清明節前,敖廣大發淫威,還約齊了雷公、電母、風婆婆、巽二郎,一齊下手,把西貢鬧了個不亦樂乎、陸地行舟。

氣象部門回答:這是逆造風。好像風是熱帶水果,有正造、逆造之分。看來,要開個培訓班,向龍王傳授農業知識。

按照越南剛獲得申遺的四府信仰,降雨屬雲雨聖母職司,跟龍王無關。聖母沉迷于她賴以成名的扶箕、降神;看她名號,可能還要兼管雲雨之事,精力有限,出點差錯,也屬正常。

有聖母開路,今年清明節格外涼爽,使遠道車舟,我也感不到勞累。

我每年都要到西寧省掃墓,順便到附近名勝踏青。黑婆山、高臺教堂,去得多了,大家都覺得乏味,今年連最具吸引力的鵝油免稅超市也關門大吉,更無去處,只好打野餐後就回程。

在墓園中長眠是我的遠房親戚,是位烈士。荒野的突兀和蒼涼,墓園的粗獷和博大,都駐足在記憶的驛站書寫着晨陽暮月,風雨霜雪的歡笑與悲喜。彷彿這一群人聚集是爲了一種不曾忘卻的約會,讓你想起遠在天邊、近在心中的那種為民族而戰的神聖光輝。

我孑孓在石屎樓的叢林,還原爲一名匆匆過客。我懷念仍躺在海防咖啡山我的爺爺,我最後的願望是把他的尸骨執回故里,讓他冥冥之中的靈光見證我的執著。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