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榮获泉州晚报与晋江五店市主办海内外《五店市的故事》征文大赛三等奖

 

                五店市沧桑往事/陳扶助

 

   上世纪三十年代,我在晋江老家,度过了襁褓童年。解放前夕,即远走菲律宾投靠親戚。记忆中的人,十之八九已离开尘世,记忆中的事,更是依稀如梦,残缺不全。

 

   敝乡福埔,位於罗裳山南坡,村前有一条泉安公路,笔直宽坦。抗战时期,为了阻挡日本侵略者的机动部队,路心挖掘了许多大窟窿,用以代步的只剩下轿子和驴马。成年人肩挑背负,徒步往返泉州安海,習以为常。鬼子投降后,政府又调派民工把坑洞填平,方便吉普车及脚踏车行驶。我在农村生活了十多年,只坐过一趟大货车,沿途鸣笛开道,看似威风,其实车身不断地哮喘颠簸,乘客们的胃肠和屁股十分难受!

 

   我家沒有几亩田地,种庄稼不足以糊口。一家人靠手工编织竹器,做菜篮鸡笼之类补贴生活。毛竹原料来自双沟,去双沟必须经过青阳。在童稚的心坎里,青阳有多大?为什么又叫五店市?两者都无明确的概念。但记得有街有店,街角有一爿中药舖子,老板是家父的好友,无数次我被寄托在药店里,父亲自已去办事。

 

   到青阳来,不管肚子饿不饿,一定要尝尝壶仔饭、水丸汤的美好滋味,能吃上卤猪大肠或牛杂,就算是奢侈的享受啦!父亲也带我逛杂货摊子,给我买适足的草鞋,买最小号的橡皮球。我不敢要求更好的玩具,穷人的孩子早懂事嘛。

 

   一九六四年我首次回国省亲,身边多了一位年轻媳妇,她生长於南洋的华侨家庭,无法适应农村的衛生设备,尤其是露天厕所。迫不得已,我俩才跑到青阳侨联租用一间客房。那边有隐私的蹲式马桶、有淋浴间,管吃管住,饭菜丰富可口,收费又特别低廉。侨联负责人不叫经理,叫什么书记来着。他是印尼归侨,被排华恶法迫回来的。我们也不是什么游客,六十年代,蒋家王朝的残余势力,在菲华社会回光返照。凡同情中共者便是疑人,疑人随时有牢狱之灾。我是疑人,如果祖国有生存发展的空间,我们愿意留下来接受革命的锻炼。

 

   寄宿侨联有三旬光景,两口子用完早膳,便信步徜徉於阡陌纵横的田间,走到福埔老家,黄昏时再沿着泉安公路,穿插在挑夫、驴骡马队之间,返回侨联。闲散的日子悄然驹逝,我们的心情逐渐凝重,所有至亲知己,包括那位侨联书记,都鼓励我们重返侨居地。在理想与现实激烈碰撞中,我感到彷徨、懦怯、澈底的沮丧!

 

   回到菲律宾,弃文从商,又蹉跎了三十多载。垂老之年,得机随晋江同乡总会访闽并参加建市庆典,那时候五店市已走入历史,晋江挂牌成为富强的县级市。没経过多少岁月,晋江市全方位开发,各行各业迅猛飞跃,广厦连雲、豪车满街,现代化的建设,比之欧美都邑毫不逊色。

 

   二零一六年,泉南文史工商的精英耆宿,发思古之雅兴,萌创意之奇葩,决心让时光在此沉淀,文明被牢牢镌刻,要打造五店市成为闽南文化的新街口。老朽忝属晋江籍的海外游子,血脉里仍流淌着乡愁与胞爱,挥笔抒怀,共襄盛举,乃耄耋衰翁力犹能及之事。爰钩陈索隐,串缀斯篇,献曝於高贤。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