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我爱面包

 

 

王涛



 

 

我喜欢吃面包,尤其传统行业制作的面包。那种面包香,咬在口里,散发出来的味道,很饱腹感,觉得食物虽然简单,但是却感觉幸福,感觉吃了真正的食物。

 

我认识马来西亚霹雳实兆远一位姓郑的青年面包师傅,他告诉我面包其实营养价值特别高,因为面包粉是经由珍贵的麦子胚芽提取,数量不菲的胚芽才得以制作出来,而且胚芽里富含天然植物的营养素,极适宜人类吃。我喜欢的面包原来是用高筋面粉打造出来的,在12.7或8的面筋度才是最标准,做出来的面包弹口松软而不粘口,有自然的面包香。

 

我居住的附近一个郊外,曾有一户制作面包的人家。在这户家庭的前面, 有一座拱桥型的面包炉灶,用木柴烧烤面包。老板大概六十岁,和太太及请一两个临时工人,看他们几乎一整天忙个不停。

 

我有一天进去这条小路,车子的尽头就是这家面包之家。一阵阵的面包香,迎面扑来,令人精神抖擞,我是闻面包而喜悦的人,自然走进去。原来他们制作好多种类的面包,宽敞的木板台桌上,摆放着刚出炉热烘烘的面包,一眼望去有豆沙面包,红豆面包,芝麻面包,加耶面包等等,据老板说,面包的馅料,都是他的自家做的,椰子丝渣和咖耶,还是老板亲自採园地里的老椰子,採下来後便提取制作,难怪那么香醇,别有风味。

 

他们还有制作传统的枕头面包,这是在乡下的传统咖啡店都会吃到的面包,有长而薄的面包刀切开,涂抹咖耶,有些是再涂抹上乳酪,叫做鸳鸯,然后配上一杯香浓的咖啡或咖啡乌,或在加两个甘榜鸡蛋,就是一道简单而丰富营养的早餐了。如今,这个绝配,已经成为甚至在各大城的连锁咖啡馆的特色快餐。人们生活在都会里,古早味的追求,其实就是一种乡村情怀的情意结,对淳朴的向往和慰藉。

 

在乡下,我尤其不能忘怀儿时那卖面包的印度人。傍晚时分,总是准时的经过我家,然后在住屋区停下来,使劲地敲打脚踏车前的铁杆子,发出清脆声响,无非是要引起人们的注意,无论是华人或是马来邻居,都纷纷出来向他购买面包。他打开木板箱子,隔着玻璃,可以看到里面塞满各种各样的面包,不一会儿,就卖得七七八八了,看他露出白齿,头部摇转了几下,又骑上自行车,叮叮当当叫卖去了。我们会拿着还带着温度的面包,虽然吃了晚饭,也会再吃一两个,收藏几个在橱柜里,当着明天的早餐。

 

面包啊面包,你是不会被岁月淘汰的宠儿。我爱面包,吃面包有幸福感。而自从吃了素知粉制作出来的素知面包,仿佛隔世的味蕾苏醒,这种用印度谷类做的面包,面包上层有一层薄薄脆脆的面包皮,仿如吃烧肉脆皮,齿唇留香,人生也似乎感觉美好起来。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