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曼谷飄來的一抹愁雲

過客

 

 

泰王普密蓬駕崩,湄南河畔一片縞素,帶給我一絲淡淡的哀愁。並不是我跟泰國王室有什麼瓜葛,只是泰國子民如喪考妣,令我受到感染。我馳騁在無邊際的幻想中:假如上天賜給我們一個偶像供大家瞻仰、膜拜,也許煮豆燃豆箕的慘劇不會發生。

2013年,我到泰國曼谷參加東南亞華人詩人筆會時,正是黃衫軍把遊行示威推向高潮,英拉內閣搖搖欲墜。見到泰國民居不僅懸掛國旗,還懸掛王權表徵的杏黃旗(下圖),旗上書寫蝌蚪文,連泰國人也看不懂。泰國人每當多事之秋就向國王搬兵——泰王對政局不偏不倚,因此成了民族團結的象徵。

 

 

俗話說,“國不可一日無君”,可是泰國王儲哇集拉隆功對大位並不怎麼熱心。他一拖再拖,先拖一個月,再拖一年,最後由王家樞密院主席炳庭素拉暖出任攝政王,到新王接任再歸政;王儲拒不接任時可由公主繼任。

泰王可不像中國皇帝那樣擁有三宮六院,因而人丁單薄。普密蓬有一子三女,太子集拉隆功行為不檢且風流成性,曾與多名女性姘居,育有子女多人,但都得不到王室承認。只有蒙西拉米險些而坐上王儲妃的寶座,但去年,一段不雅視頻給曝光,王妃幾乎全裸爬在地上(下圖,較模糊);輿論嘩然,他被迫承認她是脫衣舞女,頭銜全被剝奪光。杜甫詩:“生兒不象賢”是最好的寫照。

 

泰王普密蓬長女烏文公主遠嫁美國,被剝奪了公主和王儲稱號。而泰國王室最小的公主則醉心于時裝設計事業,無心王位。另外一位獲封王儲的公主便是大名鼎鼎的詩琳通公主。詩公主多才多藝,寫得一手好毛筆字,對中國人民的鐵桿子好友,但可惜可惜至今雲英未嫁。普密蓬國王曾不止一次在公眾場合表達對於詩琳通公主的疼愛,但卻也流露出對她沒有子嗣的遺憾。

1786年,鄭信,祖籍广东澄海县率領泰國人民奮起擊退緬甸侵略軍,收復清邁,完成泰國統一,被泰人擁立為王,號稱鄭王。普密蓬自稱是鄭王第九代孫,中文名鄭固。我不知道能否當真,但體現中泰人民的友誼。

在緬甸折騰了十多年、走投無路的國民黨殘軍93師段希文退回泰國,佔領泰北清萊府美斯樂為根據地,泰軍只善於搞政變,戰鬥力比緬軍還要差,雙方僵持了八年。1969年,因感到反攻大陸無望,93宣佈放棄反攻大陸與臺灣斷絕關係,向泰國王稱臣。當時泰國為了對付帕當山苗族遊擊隊,準備在國民黨殘軍中招募一批軍官,訓練泰國軍人。段希文歸順泰國正逢其時,便任命他為泰北人民武裝自衛隊總指揮,在帕當山戰鬥中立了功,泰國國王普密蓬在皇宮接見了他。他向國王跪拜(下圖,轉拍自博物館照片),接受御賜為泰國國民,其所部及家屬全部就地加入泰國國籍,享受與泰國軍隊及家屬同樣的待遇。1980年,段希文在泰國因病去世,享年80歲。泰國國王親自發唁電追悼,遺體上覆蓋泰國國旗

 

談起政局時,我的一位泰國朋友由衷地感歎:“我們的國王愛民如子,實在太好了!”我憧憬“君賢宰”的政治,到那裡才能找到這樣賢明的君主呢?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