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西王母軼事

 

/過客

 

我在“嶗山——海上神仙府”一文中曾寫道,嶗山太清宮主殿三清殿供奉“三清”,右廡陪祀東王公,左廡陪祀西王母。“三清”是道教至尊,西王母何許人也?能享陪祀,一定大有來頭……

眾女仙之首

在中國的道教世界中,大小神仙無數,從大羅神仙到人仙、鬼仙,凡致力修行者都可望成仙。道教也沒有重男輕女,因而男仙和女仙的數量大致平衡。玉皇為了更有效地實施行政管理,就把女仙領班重責交給了西王母。天上天下、三界十方,女子得道登仙者,都隸屬於西王母管轄。

說到神怪,不能不提成書於東晉時期的經典之著“山海經”。書中描述:“西王母其狀如人,豹尾虎齒,善嘯,蓬發戴勝,是司天之厲及五殘”,是個半人半獸、散佈瘟疫的兇神惡煞。她住在“昆侖之丘”的絕頂之上,有三隻叫做“青鳥”的巨型猛禽,每天為她叼來食物和用品。民間傳說使她逐漸演變成了一個年約三十、雍容平和、能歌善舞、容貌絕世的女神。

 

西王母駐蹕瑤池,因此又叫“瑤池聖母”。女人比男人更會爭閑鬥氣,因此管理女仙可不是閑差。西王母還要兼管蟠桃園,九千棵桃樹棵棵豐果累累,吃了還能長生不老,可見她是果樹品種改良的先驅。她每年召開蟠桃盛會,美女如雲(上圖),宴請各路神仙,就差沒請孫悟空,結果被他鬧個天翻地覆,這故事在“西遊記”第五回有精彩的描述。她還得到分工掌管人間管婚姻和生兒育女大事。

西王母女道士出身,自然忘不了看家本領——煉丹。丹藥得來不易,沒有哪位神仙會輕易解囊,只有她最慷慨。根據成書于東漢時的“淮南子”,帝堯(約西元前2950年)時,後羿憑著能說會道,向王母討得兩粒仙藥,不料被妻子嫦娥偷吃,獨自飛往月宮,丟下了後羿。因此李商隱有詩道:“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據野史“漢武帝內傳”,她也曾賜三千年一熟的小仙桃給漢武帝。此桃“大如鴨卵,形圓色青”,“桃味甘美,口有盈味”, 中夏地薄,種之不生。王母當時就斷言,武帝生活的方式過於淫樂,即使食桃,也成仙無望。

每年的三月初三是王母寶誕,民間傳誦歌謠:“三月初三春正長,蟠桃宮裏看燒香;沿河一帶風微起,十丈紅塵匝地颺。”

西王母公務繁忙,自然有大批幕僚從旁協助。越南鄉間有不少祠廟祭祀“九天玄女”,即使請教當地宿儒,也沒有人能說出是哪路神仙。原來她就是王母麾下頭號幹將。根據中國神話,華夏的老祖宗黃帝討伐蚩尤時,蚩尤能呼風喚雨,吹煙噴霧,黃帝屢敗。西王母即遣九天玄女授黃帝乙太乙遁甲六壬步鬥之術,黃帝才能轉敗為勝。在“水滸”中,宋江出身押司,武藝平庸,卻得到眾好漢擁戴為山寨之主,全憑得到九天玄女傳授天書,因而攻城掠地,戰無不勝。

西王母情史

西晉永嘉年間,發生八王之亂。有盜墓者發掘戰國魏襄王墓,得竹簡“穆天子傳”。根據此書,周武王第五代孫穆王姬滿騎八駿(由八匹駿馬駕馭的神車)巡視天下,西過昆侖山時以白圭、玄壁覲見西王母。得到王母在瑤池設宴盛情款待,穆王留戀數日才依依不捨地告別。臨別時王母贈送了一首動人的詩(根據“詩經–小雅):“白雲在天,山陵自出。道裏悠遠,山川間之。將子無死,尚能復來?”

盼望穆王再來的心意切切於懷,好像是“何日君再來”的古版。此詩成於西元前一千年左右,應該是全世界最早的情詩。問情是何物?連得道神仙也擺脫不了情網。

穆王答贈:“予歸東土,和治諸夏。萬物平均,吾還見汝,比及三年,將复于野”。

上述故事也見於成書戰國時期的“列子”,相距不過500多年,因此可信度相當高。“史記-周本紀”也有記載:“穆王十七年,西巡狩,見西王母”。

多情的西王母一定已把自己的長生藥、仙桃傾囊贈給情郎,所以才有“將子無死”一語,但可能用藥過度,未及三年,穆王就一命嗚呼,無法再踐三年之約。穆王是一位體恤民情之君,生前曾寫下“黃竹歌”,表達對災民深切的同情。以情詩見長的晚唐詩人李商隱還以此為題寫了一首《瑤池》:

瑤池阿母綺窗開,黃竹歌聲動地哀。

八駿日行三萬裏,穆王何事不重來?

穆王一去世,就得到玉皇越級提拔為東王公,駐節蓬萊島,成為男仙的領班。不知道他是否得到西王母暗中拉一把?

王母自此常去蓬萊島和王公相聚,有一些人以為王母駐在蓬萊,謬也。這一對神仙侶看來悠遊閑哉,可惜王母“一邊倒”,一口氣生下四個女兒。王母職司生育,民間凡祈求生男,無不靈驗;這悖理只能用越南一句俗語解釋:“自家供的菩薩不靈”。

西王母改嫁之謎

我在“嶗山——海上神仙府”曾描述神仙複雜的譜系,最初至尊是太上老君。後來“牛鼻子”老道見到,天主教有“三位一體”,佛教也有“釋迦——如來——彌勒”三世,一旦發生“封神榜”中的神佛大戰,道教顯得人力單薄,於是演出了一幕“老子一氣化三清”。老子鼻孔一股氣流噴出,化成太清道德天尊、上清靈寶天尊、玉清原始天尊,三清之下是四禦、四護……玉皇還是後生晚輩,擠不進“十強”。

故事流傳民間,為了好理解,錯綜的譜系被大大簡化,玉皇被推上第一把交椅,就如人間皇權的翻版。老君被閒置,每天忙於煉丹,天庭有事時被召集諮詢,相當於今天的“咨政”。為了使玉皇辦公之余免於孤單,必須為他老人家找個配偶。環伺群仙,只有西王母地位崇高、才貌出眾、且正值華年(約卅來歲),與玉皇堪相匹配。於是民間就不管東王公的意願,硬把她嫁進天宮,改稱王母娘娘。

仙家也有一本難念的經,王母娘娘跟玉皇又連生七女,這就是著名的“七仙女”。其中老么思凡,下嫁董永,過著男耕女織的美滿生活,正是王母娘娘用天河把他們分割。娘娘的愛情觀本來十分豁達,為什麼偏偏對自己的女兒管得那麼嚴?恐怕是門不當,戶不對吧。

沒有兒子誰來繼皇位?王母只好向法力無邊的如來佛求教,雖得佛祖指點,但恐怕王母生育峰期已過,再無所出。看來,天宮要修改“皇位繼承法”,允許公主繼承皇位。

在“西遊記”中,沙僧原為淩霄殿前捲簾將軍,只因失手打破琉璃盞而受到極殘酷的懲治,讀者都會感到無意之過而懲罰過重。我最近見到網上有朋友寫遊戲文章,猜疑他或許與王母娘娘有甚曖昧,玉皇藉故私仇公報。捲簾大將乃是皇帝的侍從,這類人物照例長得英武,又接近內宮;娘娘本來就春心蕩漾,深宮寂寞無聊,發生些浪漫故事也是情理中。美女結婚,本來就充滿情趣,再加上再嫁和偷情,那就更為市井所津津樂道。

歷史真實的西王母

中國最早的詞典“爾雅”有這樣的記載:“西荒有西王母國”。指的是西周西陲豳國(春秋時為秦所滅)西方有一個地域遼闊的鄰國,此國並非神話傳說,而是在西元前5000-3000年和中國和平共處兩千年的一個遊牧民族——西王母國。西王母國屬古羌族,她的女主號稱“西王母”,2000年不變,因此給外地到訪的華夏人留下西王母長生不老的錯覺。西王母國也是“西遊記”中“西涼女國”的原型。

中國的學者一致認為西王母國是母系社會制度的部落,以虎豹作為圖騰,常披豹皮作為飾物,因此產生“山海經”中半人半獸的形象。

中國甘肅省涇川縣回山村是西王母的故鄉已是不爭的事實。村中有王母宮、瑤池等眾多遺址。自唐朝起,涇川就一年一度的西王母廟會,至今已是第1043

屆,形成獨特的“西王母文化”,每年吸引成萬觀光客,得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承認非物質文化遺產。臺灣有一個奉祀西王母的道教分支,也把涇川看做他們的祖庭。1942年,國民黨元老于右任到涇川,為王母宮題寫了一副對聯:“千年氣接文孫駕,萬里雲開王母宮”。(文孫:周文王子孫,指周穆王)

上世紀70年代,中國在涇川進行考古發掘,發現許多西周虎紋銅觚、銅爵和戰國虎身銅壺;2000年發現了“王母消劫救世真經”、“玉皇王母消劫保生真經”等文物, 為涇川西王母發祥地提供了權威的史料。

在涇川以西成千公里,人們又發現了西王母的“第二故鄉”。上世紀70年代,中國一位業餘考古愛好者發現天峻縣西南20公里處,一座獨立的小山西側有一口深十幾米的山洞。據學者考證,這是5000多年前西王母古國女首領的居所,已命名為西王母石室。石壁有來往客商題字,有兩塊漢代瓦當,附近有倒塌的王母廟,證明遺址的確實性。

1992年,以日本著名學者吉田武彥教授來青海考察,回去便發表專著,確認石室為西王母最早建都處。吉田認為,穆王曾率領大軍攻伐犬戎部,以解除犬戎對周王朝的威脅。穆王奔跑數千里,來會西王母是搞統戰的。“樂而忘返”是因為他被青藏高原美麗、神秘、博大的自然景觀和昆侖山萬物皆有的富饒所迷惑,而不是看上還處於穴居階段的西王母。兩人相會的瑤池就是中國第一大湖——青海湖。這是西王母跟中原王朝的最後一次接觸,以後西王母國煙消雲散,歷史文獻再沒一次提起。日本學者無先入之見,更無爭文化資源之嫌,他提出的見解應當是客觀之見。

 

西王母國橫跨中國西北,地域廣闊,時間跨越兩千多年,遊牧民族逐水草而居,屢屢遷都,這也好理解。涇川是西王母國最後的都城,已達到很高的文化,體現古國的足跡在逐漸東移,很可能已融合到華夏各民族之中。

越南高臺教中的西王母

道教是典型的多神教,在上世紀二十年代興起的越南高臺教更是“海納百川”,不僅把道教的各路神仙照單全收,還囊括了佛教“恒河沙數諸佛”、天主教諸聖、多位先哲名人,只差伊斯蘭教的真主阿拉漏了網。

西王母的地位在高臺教中又有了進一步的提升,被尊為“瑤池金母”或“佛母”。高臺教認為,當朦朧初開時,天地間只有一股混沌之氣,稱為“虛無之氣”,凝聚而成“至尊”(玉皇)。至尊化身為佛母以掌管“陰光之氣”。至尊是大慈父,佛母是大慈母,天地萬物不管是黎民百姓還是釋迦牟尼、彌勒佛、老子、孔子、耶穌……都是大慈父和大慈母生育化養。

扶乩是高臺教的絕活,西王母降乩曾留下“聖言”:

王母瑤池桃正紅,玉皇頒宴酒香濃。

往來都是長生客,朝泊蒼梧暮岱宗。

高臺教故范公則護法生前曾登壇說法,敍述他曾經赴瑤池覲見佛母,親眼見證佛母的無限權威。

佛母現在暫時在西寧聖室內的報恩寺奉祀,等到中央佛母殿完工,就把佛母單獨迎祀,以符合她的顯赫地位。

人類的長生願望

人類豐衣足食後,就有長生的願望。於是就有人跋涉深山野嶺,用生命的代價尋找千年人參、冰山雪蓮、百年靈芝……供提煉長生藥。金丹得來不易,神仙們都把它看做命根子,只有西王母手中握有仙丹、仙桃兩張王牌,而且樂於助人,因此備受推崇。

秦皇、漢武一生致力於海外尋仙,但都成了冤大頭。始皇最後一次東巡,本來想親自出海,結果死于途中,“高夀”49。武帝晚年意識到求仙之事渺茫,殺了一批麇集自己周圍的方士騙子,他終年71。中國歷史因服食丹藥而死的帝王不計其數,以下是史書有明確記載的實例:

    晉哀帝司馬丕二十一歲即位(西元362年)不久, 就迷上了長生術, 按照道士傳授的長生法, 斷穀、服丹藥。服藥後, 藥性大發, 以致不能聽政。藥劑的毒性使得晉哀帝年僅二十五歲便一命歸西。

    相去不遠, 北魏道武帝拓跋珪十六歲(西元386年)建立了北魏王朝,戰功顯赫,堪為一代人傑。然而三十剛過就把注意力轉向服丹藥, 縱欲, 求長生.拓跋珪經常服用的寒食散,在毒性的攻擊下, 拓跋珪日漸變得精神失常,44歲就死掉。

    唐太宗是中國著名雄才大略君主,晚年多病,聽信婆羅門僧的不死神話, 調製秘藥.服食不但沒有什麼效果,反而加劇了病情。呈現的症狀類似痢疾, 御醫們卻無法辨證, 正在爭論不休時, 唐太宗已死在龍床上,享年50歲。

康熙(在位1662-1723年)是中國歷史唯一不信邪的皇帝。在一次南巡中,有人獻上“煉丹秘笈”,希望得到皇上頒獎,他立即對隨行御醫說:“煉丹術荒唐不可信,只可矇騙愚民,朕一概不信”。立即把書擲還。

聖經“舊約”(創世紀,第三章)記載,在伊甸園有兩棵奇異的樹:智慧樹(Tree of knowledge)和生命樹(Tree of life)。如果有誰吃了生命樹的果實,將獲長生。不知道他們是否從西王母處引進蟠桃良種?

現代西方有人患絕症死去,不惜花費重金把屍體冷藏。等到有那麼一天,發明新療法,死者將複生,以圓長生夢。

遺傳學發現,人的壽命取決於一條DNA鏈終端一段“時間因數”,人越老,時間因數就越短。科學還無法像修補車胎那樣修補時間因數,因此註定尋求長生只是一場白日夢。

 

有生必有死,那是自然規律。假如有誰有機緣向王母討得仙桃,像張三豐道長那樣活到213歲,但眼巴巴子孫、乃至重孫、玄孫一個個死去,要找個年齡相若的人談心也找不到,那時他不向王母找個速死方子,那才怪呢。假如世間能引進仙桃,大家都能吃到,地球將擠滿一幫老不死的傢伙,生態平衡遭到嚴重破壞,那才是真正的世界末日。

長生不能,但長壽是完全可行的。不必活得長久,但要活得建康,死得沒有痛苦——那是我個人的願望。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