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往下流的愛  秋笛

 

    那天晚上,剛吃完飯,接到外甥孫從醫院打來的電話:

  「姨嬤,快過來,三姑不行了!」

    他的三姑是我姐姐的第三個女兒。姐姐與我相差十二歲,她結婚時,我當「花僮」。婚後,幾乎每年都大著肚子。她最大的孩子和我才相差八歲。當年都是與我一起上、下課;因此許多同學都以為她是我的妹妹。

    姐姐十餘年前移居美國,現在得知三女兒病重住院,曾和大女兒回來探望三女兒,但沒呆上幾天,說天氣太熱,她受不了,又匆匆回美國。兩天後,我這位外甥女就辭世了。

    外甥女在醫院的最後時刻,我和老三及媳婦趕緊到醫院去。她咽下最後一口氣之後,我看到她的侄兒從衣袋裡拿出一個小小的繍花包,拖開拉鍊,小心翼翼地拿出一 個用紙巾包住的東西,然後慢慢地把紙巾打開,裡面是一顆珍珠,他拿了珍珠,慢慢地放進他三姑媽的口裡。此時,我的心一陣疼痛!

    腦海中,浮現了一個畫面......

* * *

    病床上躺著的是我的母親,她住院已經好幾天了。她什麼話都不説,我們知道她不高興,卻不知道為何不高興。她的病情一直沒好轉,我們都知道她即將離我們而去。

    有一天,我告訴母親:

  「媽,鴻兒明天下午就要從美國回來看您。」

  鴻兒是我唯一的侄兒。我哥是醫生,一家三口在美國;幾個月前剛從克拉克美軍基地被召回去。

    「他是來奔喪的。」是媽媽微弱的聲音。

    「媽,不要這樣說,鴻𠒇是個乖孩子,他是專程回來探望您的。」

    母親眼睛仍然緊閉,什麼話都不説。

    第二天傍晚,飛機降落的時候,母親的血壓、心跳也一直下降。

    𠒇抵達醫院時,母親可能也抵逹彼岸;但我相信她一定聽得見鴻兒呼喚她的聲音,也一定看到鴻兒伏在床邊流淚的情況....

但那時刻,床邊只有我一個人。姐姐不在床邊,她除了生孩子需進醫院,從來就不踏進醫,父親、姐夫住院,母親臨終時刻,她都不到醫院探望;也沒叫人送來珍珠放在母親的口中.....

    我深知這是一種迷信,在那永恆的世界,遍地黃金珠寶,何需攜帶金銀財寶,或許那只是一種愛的奉獻罷了。

    母親,您在光明燦爛的地方,並不須要這些珠寶,母親,我愛您,我想您,好渴望能像小時候,每天早上,坐上私家吉普車到倫禮沓。您抱著體弱的我到海邊曬太陽、讓海風吹拂我們的臉龎.....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