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毽行棉兰齐亚蓉

 

     

        五月七日一大早,我们一行七人由武吉巴督和碧山毽子爱好者组成的队伍自樟宜国际机场搭乘飞机前往印尼棉兰参加该市举办的2016年度毽子友谊赛。

       一小时二十分钟后飞机降落在棉兰国际机场,棉兰红星毽球队派人直接把我们接到他们的训练基地。我们这次前来主要是为了观摩学习,其实初赛已于我们到的前一天结束,该队已进入半决赛,所有的队员正在那里进行赛前训练,气氛热烈非常,我们也换上运动装,在其中一个场地上与他们的几个队员你来我往对踢起来。他们的踢法与我们很不相同,我们注重队员之间的配合,接球传球后才踢过网,他们则一脚过网,其中一位年纪较大的毽友一直对我们进行临场指导,我们很快也就适应了他们的节奏。

       两个小时后大家一起去吃午饭,其间得知棉兰总共有八个毽球俱乐部,成立至今已有十年时间,这次比赛除棉兰的八支队伍外,雅加达也有一支球队参加,加上我们总共十支队伍。

        他们的八个俱乐部计百多人,分老中青三组,这天早上跟我们一起踢毽的很多年纪都已超过六十,其反应之快动作之敏捷,令我们大开眼界。

       饭后入住早已订好的酒店(JW MARRIOTT MEDAN),在大门口需要经过严格的安检,俨然机场般——安全的考量。

      棉兰是北苏门答腊首府,人口超过200万,属印尼第3大城市,仅次于雅加达、泗水,其中华人约占居民的20%,大部份经商,市内80%的商店为华人所拥有。虽然大多数华人都以他们的勤劳及智慧过上了比较富裕的生活,但他们不可在政府部门任职,没有什么社会地位,毽子俱乐部就成了本地华人最大的民间组织,通过这个组织他们拥有了一个大家庭,拥有了友情,也拥有了健康。

        这八个俱乐部都有自己的训练基地,这些基地设施齐全,宽敞明亮,十分令人羡慕。

       冲凉换衣后吆喝了一位同伴一起下楼想感受一下这座城市的脉动。虽然不是第一次踏足印尼,但前两次都是去旅游景点度假,故此对这个千岛之国依然十分陌生。

       这个五星级酒店的大堂自是美轮美奂,与狮城几无多大差别:光洁的大理石地板,富丽堂皇的水晶吊灯,鲜艳的玫瑰花,衣着光鲜、面带微笑的工作人员,一派温馨,一片和乐安祥。

        但刚一步出酒店大门,就可感知到外面的世界并不那么精彩:几乎没有人行道,大街上车水马龙,几个蹬三轮车的围拢上来令人很有点儿不知所措,只好对他们摆摆手,慌忙穿过马路向对面的超市走去。超市里没有多少人,在那里逛了一会儿,同伴买了几瓶水,付款时看到一位小巧俊俏的收银员,她的眉眼酷似跟了我四年的女佣蒂雅,只不过比蒂雅白净了很多,突然有某种感动涌上心头,告诉同伴后他问我要不要对那女孩说一声。

       “不必了,走吧。”我幽幽说道。

        突然想起在酒店房间透过玻璃窗看到不远处有条大河,想着也许在那里能有别样的感受,于是一路奔那河流而去。

     狭窄的路面上一路飞奔向前,同伴跟在后面大喊:“小心,你的包包!”心想光天化日之下难道还真会被打枪不成?

       不一会儿就站在了桥上——横跨河流两边加有栏杆的大马路。凭栏打眼一看才感叹这也能被叫做河吗?分明泥石流也——满眼的泥浆翻腾着,咆哮着,其间夹杂着乱七八糟的不知什么东西缓缓而下。

       不甘心就此原路返回,确切地说不甘心对这座城市的印象如此肤浅,决定沿河而下,于是走进了河边的一条小巷,小巷的两边都是低矮的锡板房,房门一律大开,地上懒懒躺着午休的人们,遍地的苍蝇围着一堆堆垃圾飞舞,几只秃毛的鸡只漫无目的地昂首阔步。想着不知蒂雅的家乡可是这个样子,同伴说肯定比这差远了,转眼蒂雅回她的家乡已四年余,真的很想她,希望她一切都好。

     终于看到了一方装修得光洁亮丽的阳台似的天地,站在那里心绪也亮堂起来。转过弯一栋洋房赫然眼前,屋前的一排竹子青青翠翠,煞是好看,站在那里也有了一种青春焕发的感觉。

      天空阴沉得厉害,但心情似乎并没受太大的影响,人的快乐与否跟生活环境其实并没太大的关系,这几乎已是人人皆知的道理,作为这座城市的过客实在没必要用自己的审美和固有的价值观来妄作衡量和判断。

     怕走得太远迷失方向,正在想着是否该原路返回之际,一条不知是经已废弃还是已经修好但尚未动用的铁道横在河面,一群小孩坐在上面嬉笑玩乐,看到我们走过纷纷友善地打起招呼来,突然有种回到小时候的感觉,这应该也就是对这座城市的感觉吧:似曾相识,但又十分陌生。

        跨过河道沿着铁轨前行,铁轨两边都是低矮的房屋,路遇几个少年爬上一堵墙采摘青绿的芒果,满脸的欢喜,满脸的满足。走过二三百米的铁轨,高高的酒店就矗立在不远处,路边一堵围墙外的九重葛开得红红艳艳,里面除了一座教堂模样的建筑空空如也,走过开满鲜花的围墙,横穿过大马路也就跨进了酒店的大门。

        晚上,所有参赛的毽友欢聚一堂共进晚餐,看到早上曾在训练基地碰过面的一位年纪较大的女毽友身穿洋装坐在邻桌,赶紧过去打招呼,原来她叫琼娇,六十有二,早已做了奶奶,当了外婆,但你根本想不到眼前这位优雅美丽的奶奶辈的女士在毽球场上是如何的虎虎生威。

       不远处还有一桌花枝招展的女士,她们都是独立队的女队员,她们一个比一个显得年轻靓丽,但其实大多数都已年过半百,其中一位叫做丽璇的,说她十八岁你也绝对不会有丝毫怀疑,但事实上真正十八岁的是她的长子。

        这就是毽子的魅力!

        第二天一大早起床赶赴比赛现场,那里的气氛之热烈令人激动不已,这边厢半决赛如火如荼,锣鼓喧天,场上场下热血沸腾;那边厢热身的热身,训练的训练,红红的毽子上下翻飞。

       独立队那群美丽的毽子妈妈们身着蓝色的队服走了过来,别看她们比赛场上抬腿飞脚威猛不已,但其实下得场来一个比一个贤惠能干,门口桌上那一桶桶的凉茶、一盆盆的炒饭都是她们亲手所为。

     所有的比赛结束后我们被安排进行了一场友谊赛,虽然我们组队时间很短,但进步之神速有目共睹。

     接下来是颁奖典礼,奖杯、奖牌、奖金、掌声雷鸣。结束后已是下午三点,全体参赛者再次聚餐,而事实上大家从早上开始就吃个不停,炒面、炒饭、五香蛋、凉茶等,嘴基本上没停过,肚子也没产生过饥饿感,但在餐桌上大家的食欲似乎依然旺盛,螃蟹、虾、蒸鱼十分新鲜,各种菜肴着实可口,人人照吃不误。

      饭后我们一起去按摩放松,晚上八时回请部分当地毽友。

      我们入住的高29层的这个五星级酒店是这座城市最高的建筑,站在酒店俯瞰这座城市感觉它跟其它城市并无太大的区别:高高低低的大楼,纵横交错的道路,川流不息的车辆。但走在大街上确有寸步难移之感,首先是莫名的恐惧,几乎每个本地人都不断叮咛,要你小心再小心,切勿到处乱跑,几步路都要叫出租,说得你心里发毛,好在第一天糊里糊涂乱闯了一番,且并没感到有任何可怕之处,有的反倒是一种自然亲切感。

        棉兰市本身无甚景点,但北苏门答腊著名的多峇湖和马达山其实距市区并不是太远,但那湖据说来去顺畅的话需要八个小时,没有两天时间根本不可能考虑。那山其实距我们的酒店只有60公路,据说一般情况下四个小时可往返,但若一堵车恐怕八个小时也回不来,鉴于晚上八点的飞机,去机场最少得留足三个小时,故第二天本已定好的行程只好取消,万一钱花了飞机也误了那可就麻烦了,因为大家都有工作在身。

       但也因此对印尼的交通阻塞情况之严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由于取消了马达山之行,故第三天一大早跟队友简单早餐后即来到17楼准备健身,我们先去泳池转悠了一阵子,但没带泳衣无法下水,四处巡视后选择了打乒乓,也许室内空调太低的缘故(16度),毫无出汗的迹象,略感美中不足。后来吃过早餐的队友陆续到来,大家轮番上阵狠狠搏杀了一番。

     中午,年轻迷人的丽璇来酒店接我们午餐,还有美丽的琼娇已等在餐厅,跟她再次热烈拥抱,开心极了。

     以前看到马来食物就发怵,因为实在太辣了,但那天的食物每一样都觉得好吃极了。席间得知琼娇的三个孩子大学毕业后都留在了澳洲成家立业,如今她的内外孙加起来已有六个之多。她除了踢毽子还打网球、做瑜伽,她跟老伴每半年去一次澳洲,生活逍遥又自在。

       丽璇是一家运输公司的老板娘,除了踢毽也是一名瑜伽高手,她有两男一女三个孩子,长子十八,幼女也已十二岁了。其他毽友也几乎都是事业有成的佼佼者,且几乎都是夫妻双双一起踢毽子。

       饭后丽璇载我们去一个小巷子买了一些本地的纯手工糕点,她还送了我们每人一盒榴莲饼。过后她载我们回酒店,办理退房手续后又送我们去火车站,在那里我们与她依依惜别,然后搭乘火车去机场,这是最为快捷的方式。

       再见!纯朴友善且年轻美丽的丽璇!

       再见!似曾相识又完全陌生的棉兰!

      期盼明年五月。

 

2016年5月12日 于狮城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