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岁月悠悠话当年齐亚蓉

 

 

      昨晚又一次赴怡丰城轮渡码头接自印尼峇淡公干后回返狮城的安老大,到家品尝过出发前经已买好的榴莲后,话题自然而然又转到了当年。

 

      转眼已是近二十年前的事了,那时的他与先生通过同一家中介公司先后来到狮城工作,几个月后我也踏上了这个热带岛国,从此以后的几乎每个星期天早上十时许,安老大的电话定会准时响起,那时我和先生住在红山,踏遍花柏山后我们就开始丈量牛车水的每一寸土地,然后圣淘沙,然后东海岸,然后乌节路,然后小桂林,然后武吉知马山……在走街串巷的过程中我们的队伍日益壮大,一年后当我们北上大马云顶的时候,已经浩浩荡荡十多人了。

 

       安老大是恢复高考制度后的首届大学毕业生,长我们六七岁,加之无论出游何处事无巨细都是他在张罗,老大自然而然又名副其实。那次云顶一日游时,他专程越过新柔长堤赴新山帮大家买车票,为我们每人节省了一半的路费。后来我们又以同样的方式去了马六甲和龟咯岛,这些都成了令人难以忘怀的美好回忆。

 

        但其实那时的我们个个居无定所,几乎每个月都有人搬家,先生驾老板的那辆小面包车也就成了搬家专用车,大家集体出动,热热闹闹,虽已老大不小,但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一群风华正茂的学子穿行在蕉风椰雨中。

 

       安老大大学学的机械专业,在克兰芝的一家私人包装公司专职钉木箱,他在那家工厂住了两年,这让租住别人屋檐下的我好生羡慕,觉着最起码有一个自由的空间,所以总想到那里看看,但直到三年后安老大离开狮城也没能如愿,但他并没有直接说明原因,只说不适合女士前往,那时真的很是纳闷。去年他又一次重返狮城终于和先生跟他一起走进了他曾经工作、生活了两三年的工厂的时候,谜团终于揭开:那个到处是木头、木板、木箱、木屑的车间,他的床铺到底铺在哪里?真的不敢再问了。

 

      岁月悠悠,当年一起海阔天空游荡狮城的同学们如今回国的回国,移居的移居,留下来的已不足三分之一,每当有人再次归来大家必当又一次聚首,谈笑间往往眼圈泛红,感慨感动兼而有之。

 

       安老大可谓回国创业成功的典范,他的公司业务如今已遍布世界的各个角落,包括东南亚一带,所以近年频频重返狮城,而我家自然也就成了接待站,一起走过艰苦岁月的我们早已成为了一辈子的知交。

 

        而我这个唯一的写作人也因此而得到了一个大大的福利——我即将出版的散文集《他乡故乡》得到安老大一笔数目相当可观的赞助,而老大本身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生经历也是我将来想要动笔的素材之一。

 

       悠悠岁月,话说当年,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感慨感动兼而有之。

 

2016年5月20日 于狮城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