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牵挂不必太沉重

 

齐亚蓉

 

       带着一颗清澈宁静的心从这宁静清澈的河上走过去又走过来,蹲下身伸手进去,一掬清凉,一掬透亮,映着眼里的笑意,映着心里的欢喜,此时你能想起的唯有那简单而经典的四个字:岁月静好!

 

       于是你希望在这宁静恬淡中闭上眼,像那流水一样不再回头张望。

       然而你还是时时心绪不宁,还是一次次被恶梦惊醒,虽然醒后已不再流泪,但那一声声熟悉的轻叹总在耳畔回响,你禁不住也跟着长长地叹息一声:年老体衰的父母啊!莫不是又有什么灾难降临在你们身上?你站起身惊慌地迎上去,一丝伤感,一丝无奈,一丝悲哀——痛着他们的痛,且真的比他们更痛。

 

       很长一段时间很怕弟弟来信息让打电话回去,拨打前总要深深地吸口气,心几乎跳出了嗓子眼,通话后如若无关父母,赶紧长长地吐出那口气,然后稳稳地坐下来安安神,任电话那头去愣是不知如何应对。

 

      而每当给百病缠身的母亲电话,开头则无一例外:最近身体怎样?如若对方稍稍沉吟那么片刻,心即刻紧缩,耳朵立马竖起,屏住呼吸,心则咚咚咚狂跳不止,不漏一字地听,不漏一字地记在心里,然后赶紧打电话给姐姐给弟弟,折腾大半天制定出一个所谓的方案,再打过去汇报时,那边又语带喜乐连声道:没事了!没事了!

 

       如此惊弓之鸟般折腾了十几二十年,父母真的衰老了,我们也不再年轻,尤其曾经挺拔健壮的父亲在一次意外后接二连三紧急入院躺进加护病房侥幸逃出鬼门关,初次听闻真的吓出一身病来,几个月食不甘味夜梦惊魂,屡屡担惊受怕后,倒也渐渐吓出了胆量。也才明白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都是别人嘴里的说词,自己接受起来非得历经一番磨难不可。

 

       于是试图把那过于沉重的牵挂慢慢放下,因为那牵挂除了磨难自己其实根本于事无补,尤其身处千里之外。于是试图把这颗曾疲累不堪的心融进清澈宁静的水里,彻底放松下来,因为还有更长更远的路要走,因为除了陪伴年迈的父母还要陪伴两个半大的儿。

 

       十余年前父母曾一同前来狮城共同生活了半年,那时的母亲虽三天两头病病歪歪,但照例每日从早唠叨到晚,陈年旧事一桩桩一件件啰里啰嗦没完没了,令整天忙于教书且生性干脆利落的女儿烦不胜烦,幸好有个好脾气的女婿笑眯眯地坐在对面。如今终于有了闲暇,但不良于行的他们却再也无法前来,只好这般远远地牵挂心头了。

 

       好在自小训练有素,凡事独立自主,从学业到工作到结婚生子从未让父母操过心,这也算是一种孝吧。但其实真的想替他们病,替他们痛,总觉得自己天生忍痛能力超群,且从来没把一切艰难困苦放在眼里,再有就是全家最少一半的乐天好像都跑到了自己一个人身上,觉得一切的苦难都该自己一个人承受才对。

 

        终于理出了一个头绪,那就是牵挂真的不必太沉重,不必时时压在心头让自己喘不过气来,轻轻松松的牵挂不但不会令牵挂者本身倒下,也不会给被牵挂者造成心理负担。就这样远远地牵挂着吧,有时难免忧伤,就让它轻轻地来,淡淡地去吧。

 

       牵挂着,远方的父母,心里不再沉重。闭上眼坐在宁静的河边,恍惚中看见白发苍苍的你们互相搀扶着蹒跚而行,累了,停下来看看天边,那里有一朵洁白的云彩,那是你们的小女儿,千里万里,她回来看你们了。

 

2016年3月31日 于狮城

 

 

(0)
留言:
» 谢谢前辈鼓励,一定努力写尽心中所有的美好。 - 08/06/2016 12:51 pm
» 文笔细腻。感情丰满。读后不禁叫好,加油——————陈扶助 - 07/06/2016 06:04 am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