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五十年後的表白 / 秋笛

     

 幾天前碰到老同學,才得知DN已經回天家了;CM心中有無限的感慨。

 

*   *  *

    幾個月前,CM到母校去辦事,從校門出來,碰到DN和他的太太從校門口經過。

 

    DN一見到她就停下來和她握手打招呼。本以為打個招呼就了事,沒想到對方沒放手,卻接著和她聊起天來。

 

   DN是她中學時代的同班同學,但是那時期,他們並沒什麼交往。碰面時,奌個頭,一個微笑,就彼此往自己的方向走。

 

    她個子小,坐在前排,DN是個留級生,個子高大 ,坐在最後排。接觸的機會不多。況且那年代,只要看到有男女生單獨相處談話,就會換來一陣陣的噓叫聲;因此雖說在同一間課室上課,卻難得談上幾句話。見面時,能送上一個微笑已經很不錯了。

 

    五十多年後在母校門口重逢的那一天,他倆握上手就站在校門口聊天;而他的太太只能站在不遠處等候。

 

   「妳知道嗎?」他仍然握住她的手,緊盯著她:「有一句話在心中藏了五十年,都沒機會告訴妳。」

   她疑惑地看著他,沒發言。他鬆了手。

 

   「高中的最後那一年,我發現自己很喜歡妳。」

 

    她聽後,覚得臉有奌發燒;有奌不自在,沒回話,把眼光往站在離他一尺多遠的太太看,不知太太是否聽見她丈夫的表白?她再轉眼疑惑地看著他 ,口𥚃突然冒出一句:

 

  「我怎麼不知道?」

 

   「妳當然不知道,我從來都沒向妳表白,妳如何知道。再說那時候,妳身邊不是有個他一直在跟著?我又沒勇気接近妳,所以只能呆在一旁乾著急。」

 

    CM沒回答。

 

    是的,那時候的確有個高她一班的男生跟她走得很近;他已上大學;上的是夜課,因此中午那段上下課的時間,他都來接送她。但是一年後,他們卻互道珍重,友善地分手了。如今一個在天涯,一個在海角,已經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兩個人,是彼此生命中的一個過客 。若有機會見面,可能也只是軽握對方的手,說聲:「你好!」或是:「別來無恙。」

 

   面對這位男同學,她不知道該説什麼。

 

   「或許妳沒注意到,或許妳忘了。」他接著説:「每次輪到妳當值日生時,我都會趕在妳進課室之前,幫妳把黑板擦乾淨。黑板那麼高,看到妳踮起腳還沒辦法把上面的字擦亁淨,還要一跳一跳的;我為妳感到累;因此,我上午班下課後就先到下午班的課室,幫妳把黑板擦乾淨,然後才到飡庁用飯。」

 

    她眼睜睜地看著他,心裡好感動;當年她還以為是上午班的很盡職的值日生擦乾淨的。

 

    現在聽他這麼說,她禁不住軽軽地向他説聲謝謝。

 

    「謝什麼?是我自願幫妳的。」

 

    看到站在他身後不遠的太太,顕得有奌不耐煩了,於是她趕緊向他說:「我約了朋友在麥當佬見面,怕朋友久等了。」就此各自往相反的方向前進。

 

*   *  *

 

沒想到,這一別卻是永別!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