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从冲突到恐怖

 

/于而凡

  

雅加达市中心发生的恐怖爆炸与枪杀事件,令我们再次对恐怖的本质提出质问:恐怖目的是什么?为什么发生恐怖行为?恐怖行为与宗教的关系如何?

 

恐怖主义有两处根源,一是政治经济,一是宗教文化。在政治经济方面,当前世界发展不平衡,西方先进国家用它的强势,支配话语权。面对不公平,好多弱国都满肚怨言。面对强权,大部分国家不选择战争,而采取在政治经济方面抗争与周转。那为什么部分伊斯兰教徒会选择恐怖战争呢?

 

这就不得不重提亨廷顿这名字,重温他的"文明冲突论"。他预言过未来国际冲突的根源主要是文化而不是意识形态或经济,冲突将在不同文明的国家之间进行。世界七种文明的冲突,是世界和平最大威胁。而伊斯兰文明和儒家文明将对西方文明进行威胁和挑战。

 

先不提他富争议的结论,亨氏的文明团体概念是值得关注。伊斯兰文明有着悠久历史,从人数来讲在世界是一个强势群体。与同是天启宗教的基督教一样,它们拥有向世界转播信念,主宰全球思想的精神。可施行时,他们碰到西方强势文化的阻力,令多人萌生挫折感。挫折令极端分子产生仇意,决意用行动令世界重视他们的存在。由于力量的悬殊,他们放弃正规战而走向恐怖战。历史中,伊斯兰教有为教而战的神圣传统,在圣经中易找到与战争有关的教条。极端分子拿这学说为根据,向异教徒宣战。他们不管这些条例有其特殊背景,只适用在战争年代,而普通民众也不是教条所认定的敌人。

 

儒家文明是亨氏冲突论中重要的文明类型。他认为,中国的兴起会成不稳定主源,战争的可能性令美中关系最危险。亨氏思想仍然有西方中心论思想,只看别人对西方文明的挑战,不看西方对其他文明的打压。历史上,中西文明确是有过冲突,但化冲突为战争的不是中国而是西方。征服理念很强的西方文明,还保留深厚的基督教传道情结,与伊斯兰欲垄断普世价值的教义,本质一样。

 

中国本身文明史,面临过各种外来文明的挑战,可他从来是防卫者而不是进攻者,长城就是防卫文明最好例子。挑战中,中华文明次次实现了交融和成长。因为文明的交融,其文化才会自强不息。就像五四那年代,腐朽的中华文明遇到强盛的西方文化,应战的青年们不像伊斯兰文明把矛头对准西方,反而敢对自身文化开刀,积极向西方取经,来重振自己,马列的引进就例子;70年代中国经建停滞,面对资本主义的挑战,他们迎头而上,不用武力而用改革开放去引进外文化,为复兴再次承受文明整形的痛楚。通过文化交融,令中国文明再度涅磐、新生。

 

敢于挑战自身历史的中国,复兴后会挑战其它文明?当然会,可它不会学西方那样靠征服推行其文化价值。历史上儒家不曾在中国独尊,早练就了和而不同的柔和身。对待儒家文明的兴起,西方应重反省:文明冲突难道只能走向战争与恐怖?为什么不能走向融合,升华成更灿烂的文明?

 

 

 

 

(0)
留言:
» 谢谢陈扶助文友的赏读,本人华文也始终在实习中。共勉吧! - 07/06/2016 10:48 am
» 读了于而凡先生几篇文章,获益匪浅。先生文句规范、内容精博、对华文的提髙大有帮助。赏识於心、赞美於口,非阿谀之词也。陳扶助 - 07/06/2016 06:29 am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