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大夢/葉莎

 

 

 

灶前的乾柴失去鳥聲
他失去力氣和女人
剩下一只大鍋子,盛滿黃昏


黃昏水深
添幾根柴薪就火熱起來
他將熱水提到澡堂
洗皺皺的自己和遙遠的昨日

 

有些昨日不肯如煙
一沾附就是黏稠的一年
那天他扛起大鍋子,緩步走到門前
用鋤頭狠狠在鍋底刮了幾遍


一切剝離皆是痛楚
灰燼倉皇,逃至小路又奔回來
他扛起鍋子走回廚房
輕輕放下,等待黑夜來訪


他喜歡大鍋子,也喜歡大夢
前者完好,後者如初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