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和谐与对抗/于而凡

中西文学比较之四

 

 

自然对话的本然维度,在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而这维度,显然是中国文学的传统强项。

 

在中国古诗词里,最高境界是情境合一,这境指的就是大自然。中国诗人提倡用意象来表达思想和情感,用的最多的就是来自大自然的意象,这种倾向,早在春秋战国时期的诗经和楚辞,就得以充分的展现。

 

在中国古代,也诞生了与自然直接对话的诗歌流派,那就是山水诗与田园诗。山水诗从南朝大小谢为开头,在唐朝王维等手中成熟,后期还影响了宋词元曲的发展。田园诗以东晋陶渊明为鼻祖,一直影响到元朝的逍逸散曲。

 

跟诗歌领域并肩发展的是散文领域。从唐朝的柳宗元到宋代的三苏,山水散文获得辉煌的成绩。这些作品最终也影响了周作人和董桥的生活小品文。

 

这些自然维度的传统,在中国大陆极左时期虽然曾经中断,现在已经很快恢复。不过,在现当代文学,广泛展现自然观的却不是在诗歌领域,而是在散文领域。在散文中,作家们就算不是在全篇,也会在局部写出他的自然感悟。

 

在西方现代,出现了多本与自然对话的杰出小说,,其中杰克伦敦的野性的呼唤,赫尔曼梅尔维尔的白鲸记,和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最为大众称道。

 

相对来说,与自然对话的小说传统在中文文学发展得较迟,要到当代才有所进展。出现的虽迟,成绩却斐然可观,出现了像姜戎的狼图腾,杨志军的藏獒环湖崩溃,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等受大众注目的作品。

 

同样对话自然,我们可以看出中西小说呈现出不同的精神内涵。在西方文学,人与自然是对立,征服自然是人的存在命题。而在中国文学,人与自然是合一,与自然融合是人的生存规律。

 

西方文明的精神是在基督神文化影响中成长,它认为大自然是神创造,是神把自然授权给予人类。有了神作靠山,他们可以不畏一切向大自然挑战。遇到挫折时,他们叩问的对象不是对手,而是创造者。拥有这信念,西方现代小说在展现人与自然对抗时,突出的是人的不屈意志。肉体上,小说人物可以告败于自然,精神上却是胜利者。

 

中华文明不理鬼不惧神,可是面对自然,国人却深存敬意。对他们来说,自然道就是天道,人是自然一部分,天人合一是中国文化的主体。在老庄道法自然思想影响下,中国文人思索的是怎样从大自然取经,从顺其自然出发,以回归自然为终点。

 

以上这些理念,在当代散文中得以充分的开展。而在当代中国小说,人类与自然的冲突,总是以大自然的被征服为结果。而征服后,随而来的却是对原生态的大破坏,是人类生存环境的严重退化,失败的最终还是人类本身。与自然对话的小说,同时也是社会与文化的大批判,文学的主旨是呼吁人们尊重大自然。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