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重慶聽雨記

 

 

 

 

過客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這首題為《夜雨寄北》膾炙人口的七絕,是晚唐詩人李商隱做東川節度使柳仲郢幕僚時所作,有寄給友人和妻子兩說;我覺得寫給妻子更為貼切,因為只有夫妻才共剪西窗燭。全詩給人印象最為深刻的是作者藝高膽大,重複使用巴山夜雨,雖犯了忌,但前後意境完全不同:前句言景,後句抒情。

何處聽雨?

我中學時讀過風靡一時的小說《紅岩》就是使用這首詩作為聯絡暗號。

二十年前,我彳亍獨行,來到秋之山城。那時,重慶才剛升格直轄市。白天,我跑遍了朝天門、白公館、沙坪壩等名勝,晚上執意尋找夢中的巴山夜雨微妙雅致的韻律

只有親到渝州,憑窗佇立,聽瀝瀝淅淅通宵達旦的夜雨,才能進入詩的意境。四川是盆地,入秋後雲豐雨盛,山城特多夜雨,居全國之冠。這夜雨聲,因為高低錯落的地勢,因為寬窄不同的極豐盛的樹葉,更有一番獨特的詩意。巴山夜雨,是毛毛細雨,雨打芭蕉,決不同于南國暴雨的粗獷淋漓。巴山夜雨牽動了多少離鄉蜀客的情思,已超越自然,體現歷史和人生,被稱為巴渝之魂


重慶聽雨有許多去處,朋友帶我到縉雲山的竹林(左圖)。


聽巴山夜雨,還要欣賞秋池水溢。夜雨的雋永,需要一個經典的場景來與之呼應。重慶朋友答不出個所以然來,我就獨自尋幽探秘。

 尋訪“巴山夜雨”誕生地

 “巴山夜雨”發源地佛圖關,位于重庆老城西地勢高險,海拔388米,兩側環水,三面絕崖,自古有“四塞之險,甲於天下”之說,為歷代兵家必爭之地。明末崇祯年間,流寇張獻忠強攻佛圖關後才能拿下重慶。

李商隱就是夜宿佛圖關的一家寺廟,寫成千古名篇《夜雨寄北》

該寺廟重修于清道光十一年,就名為“夜雨寺”。寺坐北朝南,懸山式屋頂。中為抬梁式結構,兩旁為穿鬥式結構。面闊五間19.2米,進深四間, 通高5.85米,基高0.8米,門前有垂帶式踏道6級(下圖)。這座以“夜雨”作為寺名,供奉“夜雨神像”的寺廟,早在200年前就被定為“巴渝五景”,極負盛名。夜雨寺還有秋池等寺院亭閣,沿路刻著《佛圖關銘》、《佛圖關》、《清正廉明》多種記事碑銘,岩壁上的摩岩石刻佛像至今部分尚存。

 

 

清人巴縣知縣王爾鑒整理的巴渝十二景,“佛圖夜雨”都是不可或缺的一景。相傳,夜雨寺前曾立有詩人撫摩過的夜雨石。後世逢月夜便有雨水滲出,地氣蒸騰,整個佛圖關雨霧濛濛,雲煙繚繞。大旱之年,井水山泉枯竭,這塊青油油的夜雨石卻仍在夜間浸潤滴水,於是被老百姓視為靈物。夜雨寺便成了重慶城的祈雨之地。不僅是傳說,在正史《巴縣誌》裏對夜雨石也曾有過記載,“壁間有青石,雖亢旱經月,侵晨視之,猶津津涵潤若夜來過雨者。”然而,在動盪的歲月裏,夜雨寺的前殿毀於戰火,夜雨石也消失在迷霧之中。

幾經周折,我終於找到了夜雨寺的標誌、門前聳立的兩棵大黃桷樹;黃桷是重慶的“市樹”,屬榕科。兩樹之間的一對門前石獅已不見蹤影,勉強見到的夜雨寺後院,秋池的泉眼早已被一塊倒下的大石碑堵住枯竭。一片荒廢,聽雨之夢難圓。

“夜雨神”的滄桑

早在1985年,夜雨寺就被確定為文物點,但不加修葺,也沒有任何防衛措施。

2001年,征求重慶的十大“名片”,夜雨寺居然被排擠掉。第一大名片是莫名其妙的“重慶美女”,大連、杭州美女如雲,你重慶算老幾?隨後推出的“新巴渝十二景”、“重慶十二地標”等等都找不到夜雨寺的蹤跡。使巴渝名揚天下的“巴山夜雨”,難道已淡出人們的記憶?

更令人費解的是,2009年5月,為修建渝中區教職中心的實習操作樓,殘留無幾的夜雨寺已被推土機徹底摧毀。儘管7月中旬,重慶市長“暫停在佛圖關建設職教中心保護夜雨寺”的緊急通知也不能挽救夜雨寺灰飛煙滅的命運。

一些有識之士奔走號呼,提出大膽構想:“佛圖關上殘存的‘巴山夜雨’有很深厚的文化內涵。如果憑藉文化支撐修建‘夜雨樓’或‘聽雨閣’等建築群,將成為重慶歷史文化的重要標誌性建築,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甚至可與江南三大名樓並肩齊名。”可惜,所費不貲,在重慶旅遊資源“過剩”的情況下,人們認為重修古跡不如建一條收費高速公路來得划算。

看來,“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的美好意境終於在現實世界中消失殆盡,留給人們回憶的的只剩下那首小詩。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