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病中诗话草记/王濤

 

我发烧一个星期多了,三月十八日,是高烧发冷高峰期,复诊,实兆远徐医生诊断我胃发炎,必须马上入院治疗,他写信吁我进曼绒中央医院,我对中央医院缺乏信心,我马上决定,赶去霹雳怡保专科医院紧急救援,及时发现除了胃,原来胆囊发炎,注射抗生素後的身体逐渐更加虚累。负责治疗我的是内科和肺部专科DR CHIN YW和肠胃专科DR WONG。

 

在注射药物,吊点滴时,我一直牵挂着,我紧急入医院,那批二十多个青少年同学,3月18-20,随天定国中何老师,已经进入园地里,我作为三天两夜的诗歌写作指导老师,却临阵不在园地里,他们将怎么办?我告诉医生给我退烧药,我可以在别墅园地里,一面上课一面吃药,但是,徐承光医生用他身为专业医生身份,命令我必须听从,一定要进医院治疗,它说我十多天发烧,吃药没效,绝对不可怠慢,必须马上治疗和检验。难怪有个同学会叹息说,王涛不在的诗歌营,不象诗歌营。我在昏睡前,与何老师沟通 ,马上通过whatsapp的录音系统,逐步讲解诗歌的创作,重点指导,现代诗形式,技巧,思维,形象语言,联想想象力等,在将之前预备的题目提供给他们,何老师和几位资深学生,收集我的录音谈话,在客厅播放。所知,因我在医院,25个学生十分用心听录音教导 ,在创作时间,大家都用心写诗。我在第一天晚上,在医院陆续收到,何老师传来拍摄的学生诗作,我在病床上,抽时段看他们的诗作,并给与简短评点。这个隔着时空的教学引导,连续三天。我人在怡保专科医院,同学们在憩园桑林别墅园地里,集中过三天两夜的诗歌营。当然,因为突发情况,原有的节目安排稍作更改,但是,依然按作计划朝目标进行。听说,学生们期待着我归来,他们将在门前迎接我这个患病的诗人回家。只是,病情未稳定,我在医院八天七夜,熬过许多药物注射,十多包点滴,吃了无数西药,病房冷气晚间特别寒冷,令我咳嗽了,整个身体,疲倦乏力, 精神状态昏昏沉沉,抗病如抗战。然而,我不愿心房里的光熄灭 ,我警醒,光,一直要点亮着。我虽然疲倦眼一直要睡 ,可是我的心眼,它张开眼睛,看着白天的黑暗,注视着,黑夜里的更黑暗,知道并追寻,黑暗里的光明,我是憩园后院的萤火虫。

 

出院一个星期,身体还是处于困乏,许是过多的西药残害身体,最糟糕的是医生开给我带回家服用的药,居然让我腿脚肿胀,行走困难,打电话去医院询问和查究,确定是有种药物具有类固醇成份,应该是这个药物,引致我药物敏感,加重病情,令身体修复缓慢降低免疫力。

 

在家修养,待精神状态比较好了,3月25号,星期五,耶稣受难日,他们学校假期,我招集同学们进来,讲解分析他们的诗作。青少年的创作才华,似一盆火, 点燃起来,熊熊燃烧,诗作不俗,这是我振奋心灵的元素。整个上午直到下午,何老师说我谈诗歌精神抖擞,过后虚脱不已,待他们离开后,我又陷入乏力虚累状态,气魄要散去的样子,是消耗掉元气吧,知晓需要静养调理。今天在桑园里干些活儿,气虚呼呼,头晕目眩,必须及时休息。

 

按照写诗计划,这次每个学生交出至少三首诗作,有些写了更多首。这次交来的诗作,水平相当不错,令我感动的是几篇诗作的诗歌形象语言掌握得挺到位,主题也新鲜且具有创意。当我看着学生们的诗作,肉体虽然疲累,心里总有喜悦。如果诗坛没有后浪,诗歌海洋将是何等寂寞。

 

28-3-2016  憩园。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