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风尘骏骨晋江马刘一氓
       

多年前,在报上看到一篇关于晋江马的报道,才知道这种儿时常见的、个头不高、乡下人用来拉车或耕田的不起眼的牲口,原来是克苦耐劳的良驹,并且已濒临灭绝。在政府的帮助下,晋江已建立此马的保种场。文章附带的一幅海边驰马的照片引起了我的响往。去年回乡时,侄女提议,由其女婿驱车,带我到处走走,我遂请他们带我到晋江马场看看。从地图上找,马场在石圳,我们一路寻去,经过一段不长的车程,在路人的指点下,已经到了马场的闸门囗。


        保种场建于临海的一处山间高地,环境非常清新。进人马场,
沿小路走去,四周悄无人影,只有冷风吹过树叶。良久,才看见一二马场工人在工作。路的两旁,或近或远,不规则地散落着几个马圈,每个圈中约有十来匹晋江马,大部份是我们熟悉的棕红色,偶亦见有白色及灰斑者。他们毛色光润,肌体丰满,待在马圈中,或立或卧,意态悠闲,享受着这一方灵境和优渥的照顾。它们很安静,很优雅,大部份时间都是静立不动,除了偶然的顾盼,展现着温顺和内敛。必须有着怎样的内心,才能在这种闲适单调的生存中不感烦躁?我久久地注视,为其风采所征服,从不知道它们是如此美丽。当风吹起它们的鬃鬣和尾丝,其飘逸俊秀,虽郎世宁之笔难以描绘!
       

我走向其中一个马圈。
       

一匹马儿见我靠近,缓缓地走向我,非常贴近地站在我的身边。
       

我感觉奇怪,为什么它对我这陌生人全不惊惧?它是在求食吗?但槽中的草料是如此丰富。还是它有亲怩的需要,要我抚摸它?我不知道,只感觉到它的从容和安静,传达着一种信任。它的目光低垂,未曾与我接触,就那样半低着头,默默地站在我的身边良久,如木讷而多情的人,直至我离开。我始终忘不了它那温柔而略带忧郁的眼睛。
       

我们还要到风电场看看,侄女也巳安排了晚宴,是离开的时候了。我告别了这些美的精灵,为它们有可能消失而惋惜。愿它们繁衍不息,长存于世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