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A- A A+

胡適妻子御夫有術

過客

 

在民國史上,有兩位大作家因“懼內”而聞名。其一是魯迅之兄周作人,其日本籍妻子告發小叔子偷窺她洗浴,他偏信,導致兄弟失和。其二就是大名鼎鼎的胡適(字適之)博士,在他小腳太太江秀英的淫威下,心不甘、情不願地走完風雨人生。

 

當時著名文化界人士,如魯迅、徐志摩都毅然拋棄鄉下的小足太太,尋求自己的幸福。魯迅和許廣平、徐志摩和陸小曼的浪漫情史,都成了傳誦一時文壇佳話。鼓吹婚姻自由的適之先生成了與小腳太太終生廝守的唯一中國作家。他早年喪父,母親把他拉扯成人,他不敢違背母訓,只好“無情人終成眷屬”。西裝革履的適之先生跟三寸金蓮的江東秀極不和諧,成了“民國史七大奇事”之一。

 

婚姻是他母親一手包辦,13歲訂婚後,他繼續赴美留學,直到1917年完婚,中間13年,兩人根本沒見面。留美期間,他不斷受到準太太來信。江秀英識字不多,錯別字盈篇累牘。有一次臥病,甫接江的來信,他寫了首打油詩:病中得他(她)書,不满八行纸;全無要紧话,颇使我歡喜”

 

1918年,江秀英隨適之先生定居北平。除了適之先生擔任駐美大使期間(1938——1946),自此,不論天涯海角,兩人再也不分開。北平古老的街道,如琉璃廠、大前門、便宜坊、廟會,都留下他們的足跡。爾燕新婚,小兩口過得頗為甜蜜。

 

他愛熱鬧,家裡經常高朋滿座,她廚藝是一把好手。他的一位同鄉單身在外,胡適為他做生日,擺了兩桌。她親自下廚,只見熱騰騰端上一口大鐵鍋,湯還在沸騰,一層雞、一層鴨、點綴著蛋皮餃、白菜、蘿蔔墊底。適之先生隆重介紹,這是他家鄉徽菜的上品“一品窩”。客人讚不絕口,使家有賢妻的胡適在朋友面前出盡了風頭。如果這只是小康之家,歲月將在不知不覺中悄悄地流逝。

 

歡聚之時,他是最高興不過的,還經常講一個怕老婆的玩笑,他說:太太年輕時是活菩薩,怎好不怕!中年時是九子魔母,怎能不怕;老了是母夜叉,怎敢不怕!說完後,自己都哈哈大笑起來。胡適開玩笑時決不會想到,這些玩笑日後竟會一一應驗。

 

適之先生酒量不高,但喜歡跟朋友低斟淺酌;每到不勝酒力時,他出示所配戒指,戒面刻“戒酒”二字,眾人仿佛聽到了“河東獅吼”。她自己卻嗜酒如命,還好打通宵麻將,嚴重影響他的工作氛圍,他都能容忍下來。

 

她出身農村,但沒有農村婦女的忸怩;相反,她很強勢,甚至刁鑽潑辣。適之先生的好友梁實秋要離婚,梁妻是個老實巴子,江東秀“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鬧到了法庭,江一點兒也不怯場,雄辯地為梁妻辯護,獲得了勝訴,“母老虎”的雌威轟動了京城。

 

自此,“胡適懼內”的新聞不脛而走,他自己也收集了“懼內的故事”,作為自嘲。他有一個“搞笑”的發現: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只有蘇聯、日本、德國找不到怕老婆的人;怕老婆都是自由民主國家,以此自慰。他遺漏了,舊俄有一個“怕老婆大王”,那是大文豪列夫·托爾斯泰。在一個風雪交加之夜,他被老婆掃地出門,凍死路旁。

 

胡博士名號叮當響,年輕貌美的異性垂青於他大有人在,他為什麼擺不脫“母老虎”佈下的天羅地網呢?原因在於“母大蟲”對自己的丈夫太了解了。首先,她處處滿足丈夫的虛榮心,絕不爭強鬥氣;可是,一旦發現有誰打自己“禁臠”的主意,她毫不手軟,立即呼天搶地,到街坊哭訴,幾乎要拉他“遊街示眾”。這招屢試不爽,令這位國學大師噤若寒蟬。

 

從下圖先生的全家福可以看出:她正中端坐太師椅(如果站起來,一定是個矮冬瓜),頗有一家之主風範。而胡博士和兩個兒子都規規矩矩垂手恭立兩旁,目光還透出幾分惶恐,讓人忍俊不禁。她外貌文靜,但眉宇間透出一股殺氣。

 

當先生在台灣身罹重病時,她在床邊服侍湯藥(下圖),體現鶼鰈情深。先生於1962年因心臟病瘁死,她1975年病逝。

由於文化水平的懸殊,他們不能達到他理想的“伉儷兼師友”境界,但先生去世後,她整理、出版了他30集手稿。為了維護胡適的著作權,她不止一次跟侵權者對簿公堂,但由於當時台灣對版權法執行不嚴,她的訴訟都不了了之,但縂算盡了遺孀的責任。

 

先生死後,蔣介石先生送了一副輓聯,足以概括他的一生:

 

新文化中舊道德的楷模;

舊倫理中新思想的師表。

 

 



 


(0)
留言:



郵箱:
內容:




其它留言